31 March, 2017

不在/一

我多麼想告訴你花開了,綻放得多嬌媚,乾枯一整個冬的樹紛紛地發芽重生,陽光明亮親切,春意正濃。但又如何呢?你不在,而花會謝,樹又茂盛翠綠得像是從來未凋零過,陽光變得熱烈猙獰,所有的那些,你只能錯過,就如同我們不斷的錯過彼此,兩輛奔馳的列車各往各的路,頭也不回地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