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February, 2017

生比死痛

「向往死亡----就是活下去的动力。」

「每个生命来的时候都是干净的,我很庆幸我的生命是被我亲手弄脏的。很多人的生命都是被别人弄脏的。」


「抑郁症就像坐车,我总是晕车,总是想吐,总是担心“终于有一天”我还是会出车祸的。」


「我选择继续相信并且留在我的崩溃里,我昨天还在崩溃,但是这是我最熟练的一种生存方式。」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给自己治病。一人分饰医生和病人两角,有时候医生给病人治病,有时候病人也给医生治病。彻底把生活过成了一所医院,每天只是流连在各个不同的病房里,外面的人进不来,自己也走不出去。」

「生命的确是一份珍贵的礼物,可是我时常觉得它好像送错了人。」 

「他们给我倒热水,给我披毯子,他们对我说没事,你是不是消极的电影看多了,悲伤的歌听多了,过几天就好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可能永远也好不了了。抑郁症会一直跟随我,就像我的一条狗。但是我从来没有用锁链栓着它,我真希望这条狗早点换个主人,或者去流浪。


或者让它早点死。」

--- "My Depression",  任航(1987- 2017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