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January, 2017

神鬼一線間

愛的時候叫什麼都行,小笨蛋小賤貨,不笨不賤,甘之如飴,最後她干脆把自己獻上,姓他的姓。

不愛了叫什麼都刺耳,笨蛋是真的笨蛋賤貨是真的賤貨。你的存在是我生命的威脅,呼吸都令人火大。終於脫離了關係,姓卻斬不斷。名字每被喚一聲、被印一次,都是無情的嘲笑。活著你不再是他的人,死了卻是他的鬼。

你的印堂發黑,因為你名中帶鬼,所以命中帶鬼。鬼、鬼、鬼,擺脫不了的鬼,活著猶如見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