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December, 2016

點燈

夜悄悄地來,趁虛而入。「是否該把裝飾燈插上電了?」是,夜一下子就滿溢整片天,防備不及,靜靜地大肆潑撒,沾染萬物。

裝飾燈。我們點亮許多小燈或燭光來抵抗長夜,眼睛暖了身子就不那麼冷,不計較那些多餘的電費。

遠處鄰居窗裡非常熱鬧,那家窗裡的燈是仿滴水,好似正在融化的千年寒穴;樓下那家,買的大概是讓人覺得最划算的燈,五顏六色,具備各種模式運行,活潑、順從、爆炸、凝結。眼一轉,掃過天際的流星重覆倒帶,這下可以每天一字一句巨細靡遺字正腔圓地許下所有不會實現的願,至少求了個踏實安心。眼再轉,還有!還有!這戶人家究竟想製造過節氛圍,還是經營季節限定的夜店呢?

走在漫布迷霧的夜,視線只達吻一個人再遠一點的距離。路上人車稀少,大家都窩在家裡取暖,或擁抱或哭泣,或線上或沙發上。所有的所有皆靜止,卻又蠢蠢欲動,任一處,無時無刻都是完美的謀殺場景。冷得不想走了,而雙腳歸心似箭帶著我向前、再向前。

有時就是這樣。什麼也不想,雙腳會堅強地支撐著身體與靈魂,帶著你到達已知或未知的目的地。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