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April, 2016

沒有人

其實是不太相信星座命理一類的人,但沒有人可以透徹地了解另一人,即使,那人自你的生命延伸,是自己好不容易生出養大的。於是我只能參考那些概論的分析作參考,試圖能更接近理解,更能包容。

「沒有人可以透徹地了解另一人」。你最親愛的家人、另一半、死黨隨時可能傷害你,這理所當然。你可以生氣大哭一場,但你別忘了體諒;體諒對方,體諒自己。沒有人可以透徹地了解另一人,而理解與順從和尊重,又是另一回事。

「沒有人可以透徹地了解另一人」,深知這樣的道理,卻也暗暗期盼著誰其實可以成為那顆破解的星,讓固執的道理成為迷信。每當以為誰似乎是那個人,呼聲很高,誰知他不經意吐出的一兩個字句,竟讓微微生長的嶄新的細小期望,一瞬破碎。原來,還是沒有人可以透徹地了解另一人,再近還是嫌太遠。

「沒有人可以透徹地了解另一人」,深知這樣的道理,將之擺置於心。抽屜久未開啟,也忘了裡面收納了什麼。突然,它不經意像個巴掌向你狠辣拍來,再次向你提醒,心裡該有多驚嚇,多寂寞。

我們都是孤島,無人能停泊靠岸。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