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March, 2016

冰淚

如今早上七點十五的天色不再需要開燈吃早餐。而今天的七點十五亮晃晃的,夏天的亮度,但室外卻是零下兩度,該說天氣好還是不好呢。

昨晚的雪今早皚皚在淡金的陽光閃耀著,路上結霜滑溜溜,還沒人來灑小碎石或清理雪跡;好在出門前順從直覺穿上鞋底凹痕較多,止滑性較強的鞋。

我的直覺冰雪聰明,在冰雪世界或不在。

冷。欄杆、樹葉上,未完全消融的雪在半空中結冰,原是動態不停躁動變形的水滴,屏息靜止於一剎,與眼眶滾出的熱淚不同。

如果悲傷可以如此永遠凝結在沒有未來的空無之中,是不是較流動、勢時強時弱如潮汐、終究會成為靈魂裡黑洞的哀更來得包容?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