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March, 2016

黃鶯的歌

一直自以為條件不比黃鶯差,外貌、幽默感、內涵……,這她略勝,那我略勝,兩人加加減減,再加總,平分秋色。不知為何心裡就無意識地與她比較,我們並非對手,彼此也融洽和樂,且黃鶯總會禮讓個幾分較直率和莽撞的我,我們如小丸子與小玉,彼此互補,必要時,我會推她一把向前,她會拉我回來避開災難。

今天我們一起去學樂器。我們學的都是沒接觸過的樂器,這是場公平的競爭;雖然我又不懂自己怎麼又在心底與她暗自較勁了起來。她使終看來那麼無害又溫柔,但我總不希望自己不如人,特別是敗給她。要就兩個一起發光,否則一起塗地。

黃鶯準備好接受驗收了。

當她翩然地彈奏著手下樂器,謹慎繃緊的神情,認真調和自己的手指與樂器間生澀而莊重的舞。坐在她面前兩位較年長的學生也突然充滿興緻地轉了過來,臉上光奕奕的;原來他們也是指導老師,埋伏為學生,偷偷觀察評審著學生的表現。

隔條走道,我在隔壁桌看著眼前一切的變動。大家的面容多麼祥和喜悅,全因黃鶯那不甚熟練且生硬的演奏,她的不完美在他們的耳裡是完美。那樣的滿足沒有一絲貪婪存在,他們不求更多,而是全然地浸融在當下的樂音裡;須臾間,她施下的魔法滋潤圓滿他們,那間房在那一刻凝結成一個獨立的時空,一個新生的星球,神秘美妙,非人人能進入而人人夢想企及的烏托邦。在黃鶯的彈奏聲中,每人都是一條新的柔軟的布,乾淨、溫暖而包容。

在我耳中,黃鶯每個微小的踉跲和失足都明顯響亮不過,她的僵硬與笨重毫不感動人,她的樸實也頓時像是一種高深的做作。我極為吃味的在心中仇恨這空間裡所有是非顛倒的和悅。大家上了天堂,我則絆倒在人間,爬不起來,面對所有的現實。

這世界是不公平的。友誼到頭來也只是破碎。

天堂在哪裡,地獄就在哪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