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March, 2016

吃苦上天堂

有些人天生就厭惡全然的甜,並懂得欣賞苦裡層疊滋味中的美。除去前者,一般人似乎得經過某些洗禮或體悟後,才嚐得出來苦裡隱晦的甜。

我屬於後天開竅者。

過去我只吃牛奶巧克力,屏棄 70% 以上可可含量的巧克力。或許最初接觸的是牛奶巧克力,於是那樣的味道已深深印刻在味蕾記憶中,「那才是巧克力!」甜是必要,其次,要有奶味去中和巧克力那個人特色過於凸出的香;儘管市面上的牛奶巧克力其中可可含量微乎其微,而奶味不夠也無所謂。

70% 以上可可含量的巧克力大家都說它苦,直接叫它「苦的巧克力」。好奇心作祟下,掰開一小塊苦巧克力,想嚐試它究竟多苦?明明苦,卻有人對它情有獨鍾,那是什麼樣的苦?

和想像與期望中的苦不同,它不似苦瓜那樣折磨人,在嘴裡漫開了讓人愈來愈無法忍受,只想一口吐掉;如生活的苦,再難受也得耐著性子嚥下。苦巧克力的苦含蓄又優雅,並充滿香氣,好似一瞬身處於那些以巧克力聞名的國,瑞士或法國;唯一不討喜的是它伴隨的酸味,在口中緊緊沾黏,說話吃東西舌頭都帶著一股甩不開的酸,陰魂不散地如影隨形慍怒著;它不走,它走不了,它要你也跟著它難過。

嚐過苦巧克力後仍未受其感動召喚的日子,我繼續作牛奶巧克力的信徒。苦巧克力打過照面了,若是誰聊到,至少我可以理直氣壯說出不愛它的理由,不用置身事外,被苦巧克力擋在話題外。

某日為送喜愛苦巧克力友人巧克力作禮而到超市巧克力架上研究一番,仔細挑選許久不知哪個好。不吃苦巧克力,哪懂什麼好,只好依包裝的感覺來瞎矇。決定這麼做時,挑選一下子變得輕鬆有趣許多,甚至因為太輕鬆又差點逼近苦惱。

就是在這樣的機緣下,我終於看見它!它一直在那兒,我們卻不斷的錯過。我挑選了一個包裝設計清爽高雅簡單的巧克力,雖然並沒聽誰討論過這個牌子,也很少見到,但我下定決心就要買它!太美了!太美!!!又多買了一份給自己。牛奶巧克力的信徒願意為了它,再試著去好好了解苦巧克力美味的奧妙。

巧克力大概與情人一樣,遇到對的才擦得出美麗熱烈的火花。這誤打誤撞買下的巧克力,是我苦巧克力的真命天子!它的苦和酸都到位,不過也無不及,掰開一塊,忍不住再掰一塊,幸福的滋味讓人欲罷不能,愛不釋手,天堂就在手裡,「啪!」一掰,就上去。

巧克力的香氣與美味啊……這才叫巧克力!

牛奶巧克力從此被逐出門戶,被我貶為「小孩吃的巧克力」。它太甜膩,巧克力的香氣盡失;如童年,一切都是甜的,如此輕易,如此輕信。而童年只是人生的一部分,我們早晚都要吃苦,永遠都有苦要吃;好吃的苦、難吃的苦,大苦、小苦,……生活中各種不同體積的挑戰與困難都等我們去面對。能嚐出苦中的香甜,那滋味比直接而單純的甜更能化入心裡,不止是化在手上黏剔剔。

咖啡也是同類。我喜歡甜茶,但我也喜歡帶苦與微酸的咖啡,那在口中慢慢滲出的令人回味的香甜。彷彿我喝的不止是咖啡,而是與一個知己的無語交談,我們在我的口中胃裡,深切地贊同彼此對生活的看法。

但目前我尚未決心去了解苦瓜的美味,特別是當媽媽不屑地說「根本不苦」時。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