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February, 2016

● 愛這小淘氣總喜歡在你毫無防備,甚至是一身狼狽時,出其不意地出現。 

● 被做比較者可能受周遭人事物或出場順序的影響而得出不甚公正的結果。

比方說,聽了一連串的爛歌,突然來了一首歌跳出格局,它顯得獨特又大器,新鮮又穩重,頓時覺得那歌真不錯,過關可留;但還是有點小心地語帶保留,尚待察看。

在沒有任何音樂流過,耳朵思緒絕對清晰的時刻,那首不錯的歌又毫無預期地遇見了。這時候它失去了幸運,沒有其他劣質品的掩護下,哪裡胡來哪裡令人難受一聽就知,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

 如果你想做個逃避者,那你得尋求掩蔽過日。而你要公正,你就得把人事物獨立出來評比。

● 人美,處事得體但充滿官腔,也是種花瓶,功能性稍強一點的花瓶。

● 看破(但不忘感謝)、丟棄、自律,眼前的臺階。

● 喜歡的圖搭了有點皺眉的字或連結,那還是會按讚。喜歡的文字搭上不喜歡甚至是厭惡的圖或連結,真讚不下去。

● PMS 等於鬼附身,嗜睡嗜食,欲求不滿,等它過了再回頭望向櫃裡那些快吃完的肥死人零食,心如止水,毫無動念,突然一種「那我昨天/前幾天到底是?」的奇異感,自己看自己如陌生人。

懷孕也是鬼附身的另一種形式。

「有時候人並不理解自己的行為,容易被某種情緒驅使。如果不能夠正視自己的行為,那麼生活也就是以不同形式上演的惡性循環。」

● 郵差代收費,零錢不夠找,用力翻找皮夾袋子,最後勉強湊出一些銅板放在包裹上,問我這樣可以嗎?沒戴眼鏡且常打照面,隨便瞄了一眼便開朗大方地微笑點頭說行。簡直騎虎難下,我要怎麼說不行?怎麼忍心!關上門後才認真算到底少給多少,覺得自己方才反應太像傻子(或凱子)。雖然才少給五分錢,但還是那樣覺得也太不專業了。

當初應該假裝不耐煩說不行然後索吻。不過才出五分錢就要一個吻,找的錢二十幾歐元可能反而全被沒收。

● 識清喜歡的很多都不再喜歡(不值或乏味,得把愛收回來重新分配),但很開心自己還是喜歡寫的,記錄或虛構,省思或批判。目前生活比較能抓到平衡點,但少靜下沉澱的心。擁抱熱情需要冷靜的心。希望自己能多寫一點,找個新地方再開墾。

● 人要有尊嚴地活著。尊嚴自己不要了地上踩,路過的人只會補一腳,不會幫你撿。

● 害人害到你自己。

● 建立關係如同造房,一磚一瓦仔細堆疊蓋上,慢慢成形為兩人都可遮蔽分享關懷的斗室。然而它非堅不可摧,一顆大石擊去就破了,破了,也就慢慢垮了。影子是真的,人是假的,情感是流動的。你別太快把一段突然的赤裸告白往心上擺,因為不久又得拿出來,還不見得拿得出來,他人的無心成為自己的麻煩。

● 婚姻失敗且不甚順遂多年,之後得到眾人祝福羨慕的幸福,再婚又得子,外在內在變得更好更堅強,你看了文章以為自己期盼的幸福終將也會到來,只消耐心等待。然而這樣馬後炮的文章沒告訴你的是,那是特例。 我們期待的可能是永遠不會出現的流星,這也沒人會告訴你。

● 活著能被惦記著是最溫暖的包覆,是擁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