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February, 2016

巴別塔

在歐洲碰見華人臉孔時特別覺得尷尬,對方可能不是來自說華語的國家,就算無意聽見對方和他人以華語交談,面對時也不敢冒然以華語搭話;總覺得若對方沒先釋出想了解另一方母語就自顧自地表露自己的根,太過親密。

於是我們用第二或第三(或許仍極生疏的)語言說話,雖然我們明明用的是相同母語。像是隔層紗用力地想把對方看清、想被看清,面孔大致識清了,但細節卻無法說明,或無法更細緻貼切地描述。不過通常這樣的關係隔著紗也無所謂;我們隨時準備擦肩而過,可能不再相遇。

突然我想起了巴別塔。原本我們識得彼此的訊息,毫不費力;然後,突然之間,我們什麼都不懂了,話都變成爛泥,聲音是一對不厭膩的鈸,敲醒了所有卻沒有目的。我們得辛苦地學習與對方溝通的方式,溝通才有可能建立。

算了算了。就算我們說著一樣的語言,你還是不懂我,我也還是不懂你。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