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January, 2016

貳零壹陸

跨年時盛大澎湃的煙火接連衝上天際,轟轟轟、蹦蹦蹦,不知情的話,比方說正好沒注意時間且正好在上廁所,比方說喪失時間感的人,根本像是戰爭無預警地突然開打,令人瞬間緊繃,心中一陣慌亂焦慮也爆炸開花。

跨年夜家人全到夢裡過年了,自己寂寞地欣賞窗外亂七八糟了無新意的煙火。沒有時間感的孩子不知道什麼是跨年,日子在睡醒後又到來,等到黑夜降臨,爸媽的耐心被消耗完,迫不及待地將自己趕上床後,再疲倦安心地沉沉睡去,無夢、美夢、厄夢,日復一日。沒有「年」,於是無新舊之分,每天都值得放炮。然而這樣的概念才比較接近周全,數字的增長並不會讓一個人進步或得到幸福,敗類還是沈淪著,討厭鬼也還是讓人氣得牙癢;至少改變不是一時之間的,甚至可能什麼也沒變。

「所以跨年活動幾乎是屬於年輕人的。」思及至此,發現我又離小時候眼中的「老人」更近了。但我喜歡「老人」,當然也喜歡年輕人。

嘿, 2016 ,你好!希望我們合得來。新年還是要快樂喔。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