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anuary, 2016

外公

小時候常回外公家,外公每次總會熱情寬待大家的拜訪;到甘仔店搬一箱或兩箱飲料,想喝的人就自己拿;炒一鍋香噴噴的美味米粉,然後對著空氣講句髒話(語助詞很重要!),說我們這些小孩都不呷飯,一直呷東呷西。

有次外公熱了湯,一大碗端上桌,不慌不忙地,踩著拖鞋又同樣的節拍走入廚房弄東西(我從來沒認真看過外公是怎麼下廚的,對我而言,他就是在廚房「弄一弄」,就有食物「弄」好可以上桌了。)湯雖然一副熱氣騰騰逼人的樣子,但看外公一點也不燙,帶著某種盲目的信任,拿了碗舀了一湯匙到碗裡,差點把碗丟掉,燙死人!外公正好又踱出廚房,招呼著「緊呷緊呷!」刷過頂上彩色塑膠珠子串成的短簾,發出「唰」的聲音,緩緩踱入客廳,珠子還忙著彼此撞擊吵鬧。我竊竊地問媽媽,「阿公的手是用什麼做的啊!?我快被燙死了他竟然都不覺得燒!」謹慎地將每口湯徹底吹涼才喝下。媽媽笑著說,「恁阿公那是老皮了啦!所以不驚燒。」

現在自己也在一次又一次的燒燙訓練中漸漸的成為不那麼怕燙老皮,當然和外公比還是小兒科。想當初自己剛成為新任人妻時,還不敢自己從烤箱裡取出食物,實在太遜。

我能一下子想起好多好多有關外公的小事。外公雖然走了,但他會一直活在我們的想念中,永駐我們的心。再見,外公。

外公總會在我們全上車準備上路回家,降下車窗用力與他道別時,也輕輕地向我們揮揮手,目送我們駛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