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December, 2015

● 歲末總是有點荒涼,人沒那麼可愛,未來又如此渺茫。外頭蠢蠢欲動的炮響熱鬧得空虛。倘若我們沒有時間的概念,那我們就可以隨時的慶祝,在這漫長也短暫的一生,我們太需要振作了。

● 當你「有幸」可以嚐到先生親自下廚料理的「佳餚」,你要放棄的,是一整個廚房的失守。

關鍵字畫線:「一整個」。

是的,「有得必有失」,這世上有這句俗諺。

●  孩子的幼稚園不定時會發一些樂譜回來,問他會不會唱,沒一首會。好奇那些歌是什麼模樣,拿出冰封已久的長笛來活絡活絡這些樂曲。

好久好久沒吹長笛了,自搬到新家後還是第一次吹。因為過於生疏譜看得吃力,指法也丟了一大半,好好的一首歌被我吹得悽慘無比,力求振作之餘也深怕被鄰居聽出是哪戶作祟。而孩子每一首都說他知道,知道都不會唱到底是?最可怕的是氣不足。不懂如何換氣,丹田再大顆也無用;只能默默在一旁心虛地輕輕喘息,再度暗暗祈求鄰居別把剛剛的僵硬慌亂聽進去放心上。

● 有的模特兒不能笑,一笑,原本的高度就從天上摔到地下;有的不能說話,一說話就令人倒抽八口氣,開始思考有關智商的事;最後是,全部都不能胖,一胖仙氣就沒了;原來大家都一樣癡肥。

● 有什麼比只是想找個話題隨口問問「欸你什麼星座?」「你有男友嗎?」之類的問題後得到一臉曖昧的「你猜!」更令人火大?!

● 你的人生的新體悟根本是陳腔爛調的大道理,阿貓阿狗都知道,不身體力行只會在臉書上寫寫讓大家按按讚,那還是省省吧。

有些事壞了可以重來,有的就一輩子不再見。什麼比較重要,問問自己的心,如果它真的在的話。

● 我們的世界像張拼圖,在一切平靜或許帶點乏味的當下,它是完整無缺的圖畫;當它缺了一塊漏了一角時,這張圖不再成立。爲了回到安全的完整,你得開始奔波,生活秩序頓時四分五裂;更糟的是,你得面對它永遠的缺失。

● 有人為了隔壁桌的人說自己「自己一個人吃飯的都是怪人」而氣忿到需要臉書上發洩怒氣。我只覺得想笑,有人一起吃飯的也不見得比較不怪啊,哈哈哈哈。

吃飯皇帝大,怪或不怪都不是你管得到的。吃你的飯吧,滾。

● 於是你終於了解,不是所有事盡力就會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

但仍需盡全力‬;而勇於面對接受結果‬。

● 滑入冬季愈來愈難起床。

● 有些人在臉書上話不多,一點進去卻充斥很多傳發的文章(非新聞性),讓自己認同的想法觀念用手指一按就交代清楚。也不知道是貼給自己方便日後查閱,還是要和朋友分享的,看一輪下來竟有洗腦的作用。網路的影響力就是這麼無孔不入這麼黏稠啊。

● 一個已可以理解人類語言的孩童究竟何時才會體悟到哭只是浪費時間,既無法讓計畫實現或解決問題,還可能讓情況更糟?

● 想當無極限的放鬆,毫無顧忌賴床,天塌下來都有人撐著的那個人。



● 本週天氣走象:從晴朗溫暖的十幾度,慢慢慢慢降到零下並帶雪。

四季就濃縮在七天,很難吞下去。

● 最近天氣大好晴朗無比,湛藍的天充滿各種無限,夏天似乎也沒這麼美好,不是太熱就是雨飄個不停。有陽光時溫暖和煦,原本想整理出大衣來禦寒的計畫又被擱在一旁,還派不上用場,如此明亮都不像快入冬的秋。雖然如此,但天色仍然暗得越來越早,色彩繽紛的金黃或火紅秋葉也幾乎掉光,準備過冬。

聖誕裝飾品慢慢在家中竄位,心也慢慢滑入冬季模式,準備好抵擋嚴峻的自然考驗、迎接燭光中最溫暖樸實的和樂。

等待十一月底的聖誕市集。

● 其實育兒書有點像是個陷井,你以為你得到可以掌握情勢的小密技了,疏不知,孩子偏偏會在你以為劇本都跟著自己寫的走時,死也不配合演出,像是突然畫歪的直線,且還越畫越歪斜,發起瘋來的孩子,給他軟的硬的都不在乎。你以為這次失控,下次就可以照劇本演了吧!沒這回事。下下次也沒這回事。下下下次?誰都不能保證。

那為什麼還是有那麼多的育兒書問世呢?大概和求護身符的道理一樣吧?求個心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