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December, 2015

363.5

一個週末突然病倒,不知是食物中毒還什麼鬼,上吐下瀉,忽冷忽熱、全身肌肉痠痛像被卡車撞飛過至少一百公尺但命大倖存,就連轉動眼珠,雙眼也彷彿百年沉睡的石子一樣難以推動,且伴隨疼痛,讓人懷疑眼珠是否遭外星人更換過(且沒置入妥當),不是自己那雙可以隨意三百六十五度翻轉靈活的眼睛,一下床頭痛欲裂又微暈,躺了整整一天,竟也睡了快一整天!人生中的一天,就這樣用掉了, 一年硬生生只有三百六十三點五天。

所幸在週末病倒,可以放任在床上枯萎養病,天塌下來也不管。但仍不忘提醒自己要在週末結束前就振作起來,好多人病著,不能再增添麻煩擔心,也實在沒時間生大病。再不想下床,也要逼自己起來喝水尿尿、量體溫、吃點東西,才能快點好,好了才有力氣。

臥病在床期間孩子不斷過來主動示愛磨蹭撒嬌說「喜歡馬媽」,而 Kai 雖在那碎唸什麼「星期一我要健康的 Caroline 回來!」但就在我好多了時又充滿眷戀地講「大家都愛生病的 Caroline ,都沒人會在那管東管西,因為你都沒力氣罵人揍人。」這般鬼話。嘖,還好有我堅強的意志力好得快,才躺了一天半,家裡像是有人派對在興緻最高昂之際突然匆匆全數撤離逃難去,亂七八糟來不及收拾;再躺下去可能醒來已身處於垃圾掩埋場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