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November, 2015

吱吱

-3°C ,體感溫度 -6°C 的早晨,雪沒下,但所有在室外過了一夜的全結了一層厚厚的白霜,像鋪了毯子。昨天見到的小雪人竟然沒被中午的陽光融化,仍歪斜地撐著,不屑的三七步。孩子口吐著一口又一口的白煙說他在抽菸,遇到抽真菸的人我忍不住在憋氣前發牢騷,「一大早就在抽菸⋯⋯」沒說完的我沒說出來。不戴手套也不願把手藏到口袋的小小孩手凍得紅又冰,難過到哭( What can I do!? );而自己的耳朵也凍得覺得不必麻醉就可以直接切下(滷來吃?)。進入溫暖的室內,眼鏡漸漸起了薄霧,只能等它褪去重回清晰的視線。

記一個無雪的寒冬清早。冷吱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