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October, 2013

● 深沉入睡並作了鮮活好夢,醒來,有些意猶未盡的悵然,但因睡得好精神充足感到滿意;即使夢的細節已流失,只剩下手中僅有的稀薄零碎片段;而一天以漂亮的姿態開展。此為目前最大的快樂。 

● 「人脈」這種事誰不知道就和下雨了要撐傘流鼻涕要拿衛生紙擦掉一樣有什麼好挑出來講的。一旦看見誰大談人脈的重要性就覺得噁心至極。你一講就馬上少了我這條脈,雖然我這條脈可有可無。但人算不如天算,你永遠不會知道。

● 一旦開始責怪他人,另一個自我便跳出為他說話開罪;必有情非得己的理由。我可以想出一百個理由推翻自己。我不斷推翻自己。和平仍是最後的得勝者。

● 一天所有的耐心就在一次又一次的縫紉失敗中消磨殆盡。

● 有時覺得為某些遭受偏見歧視的族群費心為他們的處境辯解,希望對方了解那些人與我們其實毫無差別也需要尊重,到最後卻感到無力至極。這些被鄙視排擠在外的人當中,有的根本不在乎自己身處惡臭爛泥之中,不想為自己的處境盡任何責任改善受壓迫的現況;我卻打破自己與他人的和平,認真為這群人爭論彷若己任,看來好似「別人吃麵我在喊燒」。我不知道這樣做究竟值不值得。 

你要覺醒,你要挺身捍衛自己。別人的支持與幫助只能成為你往前的力量,無法作出關鍵的改變。

● 近日閱讀的正好都是「很窮卻很美好的日子」的回憶。要把自己慢慢塑造為一個於物慾層面易知足的人。無法擁有在精神上是微微的尖刺;然而擁有了卻又是空間的佔據。我是不是值得擁有?我準備好擁有嗎?期望我能堅強地將伺機而動的衝動一巴掌甩開。

● 海明威:「一項愛好,無論好壞,在你放棄以後都會留下一種空虛感。假如是壞的愛好,這種空虛感就會自動彌合;若是有益的愛好,你只能找一項更能吸引你的愛好,這樣才能填補空虛。

跨越「空虛感」的侵襲。

● 永保一顆感謝的心面對一切,好事就會來。

● 這陣子特別喜歡重看已看過的愛片。它們有絕不讓我失望、不令我忿忿恨著(又)虛度人生兩小時的安全感,重溫遺忘或熟悉的情節的驚喜與感動也特別令人期待。

● 沒有期盼快遞郵差的連續早晨最大好處,可以毫無顧忌的睡,天塌下來也不怕。不必一臉恍惚線條模糊地與人打交道,偶爾鬧出困窘至極的笑話。

● 有個高瘦的快遞先生,深色髮長及肩,冷淡,從不主動打招呼道別,東西拿給我讓我簽完名便扭頭匆匆離去。有時太睏忘了與他道別他也就一聲不吭地下了樓,只剩下大門自行闔上「碰」的一響在樓梯間震盪;大部分的時候則是他早已迅速走到樓梯口,聽見我的道別時也應了一聲當作交代,頭也不回。起先覺得這樣挺好的,我不必太在意禮節是否兼顧妥當;後來我堅持主動向他打招呼道別,雖態度並不那麼熱絡;我不要讓他的冷淡影響到我,把我同化。這位快遞先生雖冷漠,但是個盡責的人,我不討厭他。

● 關於書寫的心有餘而力不足。無法排除萬難的去寫,只要感到疲倦便無法專注。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