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September, 2013

● 再醜的新產品就算被嫌到不該出世,正式上市後它仍會繼續它原有的任務,不受任何波瀾影響。審美觀較特別的人愛它,原本鄙視它的也被環境中的善意感染而愛上它,並且忘了先前斥責過的所有主觀惡言。好像所有的設計都會殊途同歸成為理所當然的成功風采,沒有任何構想是毫無價值,各個前途明亮。只是因為人的健忘與善變。

● 有時會盯著某人腳上一雙鞋、身上一件衣服良久,揣想著它們以其他可能再重新組合是否能鹹魚翻身,不再格格不入。然而這類讓人一眼就被挑出來如錯字般礙眼、令人彷如被瞬間電擊那樣難受的單品,十之八九都是無可救藥該脫下立刻拿去焚毀的荒誕設計。

看吧,不管多醜的東西都會有將它視為西施的伯樂;雖然我一副共產主義思想恨恨想著這樣的東西根本不該允許被生產製造,讓人穿著在路上展示更是罪該萬死。這是個給人「醜」的自由的世界。我們可能覺得眼睛刺痛,一股憋扭在體內鑽來鑽去,但沒有人因為一項奇異的單品而受傷害;況且它早先立下功,讓眼前的人兒快樂自信。

● 而有時的確單純是「人」的問題。這種天生與俱化腐朽為神奇、化平淡為有型之超能力的人,他們叫作模特兒。

● 觀察心得:頭髮被剪好剪壞,面對外界都要一身光采從容,一派輕鬆瀟灑、有些滿不在乎,以最令人信服的堅定口氣說:「我很喜歡!一直以來我就想剪這樣子。」雖此姿態對於付錢換得一令人憤世得想就此隱居之鳥頭的人而言困難度較高,但,人生就是怎麼樣?「裝ーー沒ーー事ーー」;一旦你說好,別人就會怎麼樣?「也被環境中的善意感染」,而開始覺得它似乎沒那麼糟;甚至,還開始覺得它愈看愈好,簡直是最適合你的髮型。當好評漸生,自己也可以慢慢找回一些自信,且可能也開始覺得它的摧毀性不似一開始認為的那麼大。反正頭髮它一直在長。在頭髮長好、大家還沒回復意識、有人說出真話前,就少經過令人心痛的鏡子或任何會反射出影像的平面吧。畢竟當時心裡即使千百個不願,竟仍可維持理智,僵硬地掏出錢包付錢而沒當場掐死設計師,甚至還說得出「再見」二字,已是豐功偉業一件。再忍一時,便功德圓滿。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