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September, 2013

● 好討厭主動偵測所在地自動將使用語言改為德文的雞婆功能。 ASOS 的信都變德文。也不是看不懂,是習慣問題。一個女的突然變男的,可以,是習慣問題。一個性格偶像趁機出櫃,可以,也是習慣問題。

● 新標籤「」,包裝後的大膽告白/坦然秘密/急欲傾訴的嘔吐。

● 「」本身即為新標籤。

● 雖非無名小站或奇摩部落格用戶,但引起的蝴蝶效應也波及到非使用者,大家也沒個統一搬遷時間,得密切關注那些暫為游牧民族的 blogs 將搬至何處落腳。能力不足的總得因依賴而受牽制波動。立足在一片土地上,你只能祈禱她健康,能一再化險為夷。像這樣(彷如)一夕的崩落,警報響得令人頭昏眼花,雖還保有一命。

● 最大的優點是:無論日子把自己蹂躪踐踏得多不堪,眼前似無止盡的漫漫長路有多陡峭艱辛,意志消沉只能行屍走肉,坐以待弊,仍能拖著沉重受傷的身子去執行生活中一再重覆必須的洗滌清理。極不甘願的到浴室發抖淋浴、刷牙洗臉、甚至敷臉去角質;除了自身,包裹我一如外衣的家居環境亦然,絕不放任它惡臭發霉長蟲。

又或者,依附這些毫無新意一再循環的儀式,才不至於讓自己徹底潰決。尚未整裝就緒得以回到航程前,能把持住一些原有的潔淨,回去的時候便不至於太過狼狽,手足無措,且「假裝沒事」為人生最高準則;一艘停靠在海中帶有傷寒亡者的悲船,經過者只迫不及待駛離它,厭惡地目送它繼續在原地枯萎。

● 護髮乳只是過期兩三個月竟然從乳霜狀自行分化為液體與如河底淤積已久的膏體。 E 說它正以自己的方式向我告別。

誰還敢去印度 Eat, Pray, Love 啊!?

● 最後我也不在乎你要愛誰了。那成了一段歷史中某段故事的句點。故事溫熱的血肉的確存在,但都過去了。

 常常在想起某些人某些言詞舉止時唾棄鞭笞一番後,緊接著又為他找藉口脫身洗冤。最後,最後,真的沒什麼好在乎了。

● 每個人對於「朋友」的定義不同。對於某些人而言,我是孤立於群體外沒有朋友的。要花時間聊垃圾話的對象,我寧可吃垃圾食物,好吃多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