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September, 2013

● 無法一刀殺去的爛髮質猶如無法擺脫的人生悲運。要活在其中,去感覺那粗糙毛燥,與不被愛。

● 近日日子好似在夢遊,清醒時,又倍覺疲乏,精神不集中或不想集中;或沒閒,手邊雜事東一撮西一撮。於是無法好好靜下心來書寫。腦子好像久未動用,冰著冰著,涼透了有效保鮮,卻也冰鈍了,血氣不順,筋脈不通。

● 愈故作神秘的人我愈沒興趣。失控的熱情則瞬間令我厭世。

● 只愛愛麗絲。

●  人生充滿無解。你只要懂得撫摸它的方式,不需要去解構。

● 當我委婉地以「若一切能重來就好,原該是個開開心心的……」欲作結尾時,爸爸斬釘截鐵地說,「事情能重來,就沒有『後悔莫及』了,所以處事前須三思而後行」,把我原先那番無助愁眉乾脆俐落以板擦抹去,「咔,咔,咔,咔……」改畫上肯定果斷的線條。一個不值得另一個人原諒的可能性,有的;尤其是他已被原諒過千百次仍毫無覺悟,繼續地踐踏傷害。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