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August, 2013

仨人派對

Ph: Caroline C.

有巧克力心心的香草磅蛋糕前一日就烤好乖乖靜靜地在冰箱裡等待,身負今日重任。起床後就可以專注做咖哩雞肉焗烤飯,不用特別早起。早起猶如游泳嗆水,呼吸困難,以致慌張失措,痛苦地吃下幾口氯水後,才又找到生存的角度。而動作慢的人總可一心多用,且養成細心規畫任務執行先後的能力。昨日花了三四個小時才烤好這得烤兩個蛋糕的一個蛋糕。傻傻的,做的時候才發現這件事,抄寫食譜讀食譜時怎麼沒意識到?與國中的生物歷史課相反,聽的時候都懂了,一到考試又糊塗了。

咖哩雞肉焗烤飯一點也不難,但將雞腿肉去骨去皮卻很花時間。我像個屠夫,眼也不眨的將肉從雞腿削下,並試圖將肉從白細的骨頭上刮乾淨,節儉得毫不留情。我想著關於東西方用餐方式差異的文章,內容說東方人認為切肉一類處理食物的過程是野蠻上不了廳堂的,一切需隔道牆,於廚房內砍殺切碎烹煮完成才上菜,讓人文雅從容地享用。真的是。每次吃牛排我總得克制自己一次把整塊牛排切成小塊的衝動。若廚師先幫忙切好了,何來如此小器的困擾。切甜椒的時候又想到關於植物失去知覺的新聞;植物在被拔除後,至少得於兩天後才徹底失去知覺。對於植物我是對得住的。我極少在超市補貨隔日便以新鮮香脆的蔬菜料理,這些蔬菜得以先在我們的冰箱中冷冷慢慢地昏厥死透。人在死後最後失去的是聽覺,把握最後的時機表達愛意,別造口孽。

孩子兩歲了。對於他出生的故事仍非常清晰,雖非彷如昨天,但也彷如前天;而其實卻已是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前天的事。 Kai 拿回剛買未包裝的禮物時就被他發現吵著要了,接著粗心的 Kai 躲到浴室包裝。 Kai 出來後,拿著已變身,穿上淡黃色紙衣的樂高 Duplo 火車組從他身邊經過,他視而不見,並像隻小老鼠馬上衝進去浴室找。沒找著,有些失望;下一秒卻又立即將這樣的不如意拋諸腦後,轉而研究那帶著聖誕風的淡黃長方體。聰明如他,一搖就識破禮物的易容術。拆禮物時興奮不已,驚嘆連連,「哇! Auto !」(「車」德語)欣喜化作千變萬化的表情寫在臉上和聲音。小孩子好純潔好可愛。上一次為了一個小禮物開心得全世界都明亮清新了起來的時候,是什麼時候呢?我真想不起來。我真是貪心該死。

兩歲還不懂對時間的抽象概念,他還不知道自己幾歲,也還不知道兩歲代表什麼。這一天對他而言,大概就是莫名幸福的一天吧?

手工的事物總因不完美的完美而充滿生命活力,特別是出於自己的一雙手而生的,一切。這個孩子是我自己生的,這頓午餐是我自己做的,這個蛋糕是我自己烤的。忙碌而滿足的一日。

謝謝爸爸媽媽生下我撫養我長大。謝謝上帝賜給我這個孩子ーーー我最珍貴的禮物ーーー讓我在這一天將他平安帶到這個世界上,讓我的生命有如此美好的擁有。

謝謝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