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August, 2013

記,正義受到追殺的殘夢

那個虐貓的王八蛋實在讓我忍無可忍,我終於提起勇氣走向他,理智地對他憤怒,字斟句酌的,深恐事態因為這一兩句話而變得更壞。這是我畢生第一次為了他者正面出擊去伸張正義,我因為自己做了一件對事心中漲漲滿滿的有些沾沾自喜,鼓勵讚美自己;同時,第六感也告訴我大事不妙。當我了解到先前的猶豫不決其實是自己的自己苦口婆心的保護機制時,一切已太遲。這個王八蛋非普通王八,周遭毫無干係的無害路人剎那間開始一同動作,有條透明的線將他們牽連成群,全衝著我來;他們要揍扁我,也可能要讓我橫死街頭。彬彬有禮教訓虐待動物的垃圾造成我的災難;因為一個人變態的喜好,有兩張無辜的皮要受宰割搥打。我還不想死,我不值得這樣死去,我不該受這樣的對待,我討厭復原時反覆拖拉的痛……,於是,我開始逃……

從動作片系的夢中醒來總心有餘悸,從夢裡逃出夢外,命是撿回來了,可對手全留在彼岸,戲還沒演完,沒有完整交代的惆悵;但繼續下去,可能也只是沒完沒了的磨命逃亡。

不知道這個夢什麼時候開演的,我因為認真逃命睡得很沉,以及雨天氣溫降低的原故。醒來時夢的聲音和顏色還非常深刻,我有些恍惚,有些慶幸, 但能記起的片段卻那麼短,好像其實只睡了一下子,但感覺上卻睡了很久,甚至比平時醒來的時間還晚。

這幾日因炎炎夏日長日駐足積蓄的熱氣,加上睡眠時間凌亂,睡得不好,總覺睏倦懶散。精神抖擻思考可集中通常已是日落氣溫終於降下時。這個逃亡是我近日睡眠品質最好的一次;我因為逃亡終於睡飽。

這些現實中絕無可能的境遇總是成功將我牽扯誘引愈陷愈深;把人迷惑住,困在裡邊;沒有出口的迷宮。涃泳於如此振奮甜美或戰憟窒息的海市蜃樓中,醒來,其實睡飽了,卻覺得累;一覺後便多老了幾歲。體內某處被深深掏空,回音那麼響亮,思慮卻又那麼滿,轉呀轉呀,轉個不停,腦子像是快燒起來,身子也漸漸發熱,如慢慢亮起的燈。單人鼓隊在心裡放肆敲擊著彷彿發狂彷彿末日毫無節制,可身體某夾層內裡又倏地發冷緊繃。吹漲的氣球繃得愈來愈緊,即將面臨爆破與毀滅。冷,汗是溫熱的。充滿腦中的想法因困惑無解而溢流得點滴不剩。最後,便什麼都空了。

空盪盪地起床,女鬼般飄浮去上廁所,照鏡子。鏡子裡的,嗯,的確是女鬼。機械性的量了體重;唉,女鬼還真不輕。再空盪盪地飄浮去泡什麼喝。喝什麼?咖啡拿鐵?伯爵奶茶?嗯……,巧克力歐蕾好了。乳棕色的液體將杯子一圈一圈地向上注滿時,思緒也一圈一圈地滾回來,回到原有的軌道中繼續隨機公轉自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