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August, 2013

先悲

在塵埃尚未落定,她就先悲傷了。蛋酒一杯,一杯,接一杯,在胃裡翻炒悶烤著;最後沒有香甜的糕餅或慰人餐點上桌,那些蛋變成高純度的鹹水由淚腺排出於雙頰奔流成透明細長的爪痕,在臉上細柔痕毒地抓搔。

她天生體質帶藍水,體內有太多的悲,同每月要流個幾天的血,定期排出。這不是時間而是份量的問題。悲傷早到遲來她都有足夠的淚水可以洗滌;永遠足夠。

連日的陰雨天終於放晴,預言著下次溼霉的發生。她永遠可以哭,為了什麼,或不為什麼。如此的纖細敏感上帝必特別垂憐;因為再也沒有什麼可以讓心裡頭那道久未癒合的皮開肉綻的傷痕徹底撕碎迸裂。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