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August, 2013

29

Ph: Kai W. (不專業又不耐煩的個人專屬街拍大師)

最近被一個二十五歲的台灣女生猜二十三歲;上次從台灣飛德國,明明抱著孩子,海關阿姨竟猜二十歲。會為此心中感到一絲得意與高興的只有老人,少年少女多怕被猜小呀!老實說我心中還真有那一絲的爽,且人也真的不小了,哈哈哈。

二字頭的最後一年,我已不再為想成就點什麼而慌張焦慮了。或許今年上帝賜給我的第一個禮物是「豁達」;如果祂要賜給我一個島、一座城,那麼,它們早晚都會出現在我的生命裡;如果祂要賜給我的是一場洪雨、一道撕裂,那我也會領受,將它化為甘霖,讓它開花結果。

今年生日沒有當日慶祝,生日願望沒有當日許,也沒有蛋糕,直到慶祝日睡前,才猛然想起自己還未許願。太睏了,也沒事先想好,便於恍惚中隨便亂說一通。最最最重要的,是父母家人朋友健康平安快樂順利,而這些,我每天就懇切向祂求了;嚴格說來,我的生日願望打了三百六十四天的草稿,再也嚴謹熟悉不過了。除此之外,還真想不起來那個不該說出來要保留給自己的第三個願望,我到底許下了什麼。真的好睏好睏,非常不容易的完成「許願」這一年一次的特權後,馬上就徹底放鬆失去意識。

若可再給我一次機會重許那印象模糊的第三願,還真的不知該許什麼。我大大小小的願望實在是太多了,如墨黑夜空中的星星一樣數不清。好吧,也許就是能夠「OOXXOOXXOOXX」(不能說出來,別以為我會忘!);雖然發生的能見度不如願望本身明亮清晰,但這就是許願。能獨靠自己力量達成的何必寄託在生日願望上呢?何況,許願有如買樂透;有許有機會,許了不一定會實現。許願,也是對自己的一種提醒,讓自己努力往夢想邁進。

附上二十九歲街拍乙張。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