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July, 2013

午間深夜流裡的十小波

●燒灼卻滿足快樂著。

●「無數毀滅構成生命」ー一ー吳俞萱

●我一個人坐著向窗,周遭的一切靜謐,明亮,熟悉。看著孩子排列在大理石窗檯上的玩具於柔和澄金的光裡發亮,嶄新一如新生,充滿喜悅與希望。再低頭將視線拉回紙頁;那裡,雪凝結所有,最深處最根部的冰冷,將夏日來不及脫下的糜爛也冰凍,毫無目的穩妥保鮮,如同嚴謹的收藏家。夜黑得深邃混沌,視線卻也還足夠去穿透捕捉,至少能讓在另一個溫度與時空的我看見這夜裡的風雪。

●不愛了就沒有必要假裝去愛。假裝的時候,就是還愛著。就如「當你自問『我還愛他嗎?』時代表你已經不愛了」。

●你總是對我吝嗇但我總安慰自己沒關係。有關係又如何?少一個人愛我我多愛一個人又如何?終究只是加加滅減的數學題。

●幸而我們那時我們太年輕,在暖色系滿版色塊中的契合裡單純無憂得沒給對方承諾,只有那些如今早已被忘卻、可有可無的人生祝福。於是,我決定原諒你。讓我們從零,不開始。你不會知道想通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因為你,。算了,就這樣。

●提到我的時候你都怎麼向別人說我呢?希望不會太壞。曾經那些摳破你心的無意抓痕我誠心向你道歉,雖然道歉也於事無補。我怎麼說你的?老實說,不太好。唉喲我也只是實話實說,我不也正在與你實話實說?「真話傷人很重」,和我在一起心臟一定要強。不強?別擔心,這可以慢慢訓練。

●「那裡很吵。」「是啊我也覺得。」(「還說呢,你就是噪音來源!」)

●蒼蠅就是煩死了又吵死了,看一隻我就殺一隻。我給你時間離開了但你當作屁。吃大便的綠頭蒼蠅體型噪音速度都更勝一籌,當然這裡沒有「大便有神秘的驚人營養」的暗示,而是「當你不受歡迎時最好低調點」的寓意,不信你看蟑螂。

●那個時候她告訴我說覺得她怪怪的我滿心納悶與吃驚,怎麼我不覺得。偶然的機會下我見識到了所謂的「怪怪的」所言不假。說她怪怪的本身也怪怪的。我們都怪怪的,在同一個池子裡相會,打了招呼後漸漸辨識出對方的腐爛或黏稠又過於熱情的靠近,還有自己害怕被弄髒的不滑順的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