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ay, 2013

理想的房

Fanny Brate - A Day of Celebration (1902) (Namnsdag)

房裡採光良好,明亮清新;美麗無瑕的花草點綴白色粉色的家具擺飾,甚至少女身上的服飾似乎也體貼地刻意與房搭配相襯,成為房裡的裝飾的一部分。甜美輕盈的午茶糕點,與光一樣嶄新清澈的等待,因期盼引起內心的小小騷動,所有的這些,都讓這間房無比舒適,讓人想不顧一切一頭栽進,並祈禱陽光就一直保持在這個亮度與溫度,閒適的下午茶、香潤的茶、甜而不膩的漂亮糕點小餅乾,所有皆無限供應;偶有溫暖微風徐徐吹入,不請自來、有意無意地加入絮絮談話,悄悄地輕吻你快活而紅潤的頰,因高興顫笑或激動論辯而脫隊的一綹髮。

直到倦了,話題都提出來沖過拌茶喝下無法再續壺,夜才遲疑膽怯地開始慢慢滑入,降臨。房間漸漸地靜了下來,被黑暗籠罩,卻仍然保有白日吸收的光采活力,優雅耐心地等待明日到來,像是經世事歲月,不敗反增韌性深度的迷人中年女人。

這是一間理想的房,但不是我的,我不會是它的女主人。它會是我常光臨的夢幻天堂,我會極度迷戀它,它是我的夢想;但它始終不會是我的房。它的柔順乖巧是後天而非天生,是它女主人個性與脾氣,和身體的延伸。海對面那間散發出某種友善又瘋狂,帶有合協的混亂的房,才是我的。

我只是乘坐疾速快艇過來參加下午茶,捨不得離去的客人。

你看見我的房了嗎?來和我吃早午餐,炒飯牛肉麵鮮蝦餛飩,抱歉沒有應有盡有;但吃完,我們看看海,讓腸胃裡的食物跟著退潮,我可以帶你去下午茶。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