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March, 2013

告別

我知道他潛伏在暗處觀察,埋伏在蔓生雜亂半人高的草叢後,我是他的獵物,他伺機而動,而我期待他來捕捉。雖然我如此期待著,但當他突然衝出從後頭一把緊緊地將我環抱住時,我的心底仍然一股不由自主的震動。渴望他把我吃下肚,我可以完完全全的屬於他。

「我和她同居了。」他臉帶歉意據實稟報,咬用模糊眼神有些飄忽,他不敢面對我的悲傷與自己的愧疚,用一種「順道一提」的隨意想輕鬆帶過這樣重大嚴肅的事。我的腦中浮現她無邪的笑臉,那麼甜美,連我也被收買了;雖然她的穿著偶爾令我反感納悶。事態發展於我意料中,我無語的理解中摻雜了淡薄的失望與無法察覺的哀傷。在某個層面上,我們仍是一對戀人,我明白;但在今日的環境下,我們只能以這樣的方式相愛交流,且我們只能被動地妥協,無法反抗。

我們沉默地走著,路似乎沒有盡頭。我們走在一起卻如分隔兩地,兩人在腦裡構思著與彼此的談話,模擬的內容在心裡上升又下降,上升又下降;寫好了,想想又覺得不妥,刪去重寫,話題一個一個地換。我終於有勇氣主動伸手觸摸他,觸及他寬大衣裳後的身軀,竟瘦得像排骨,幾乎毫無脂肪包覆。骨頭堅硬規則地排列在脆弱乾癟的皮下,那樣的觸感與模樣令人害怕,心裡起了一陣疙瘩。我驚訝地望著他,眼裡說著抱歉與驚恐,但他沒看我,忙著躲開。我知道他很瘦,總希望他能吃胖些,沒想到竟瘦成那樣。

當我想起他是來告別的,要好好的把握這倒數計時的最後相會,想對他盡情傾瀉那些沒告訴過他但卻是真正重要的心底話,要與他最後一次相擁,感受他貼著我的溫暖胸膛、我掌中他背的弧度,把這些感覺紮實的烙印在我的身上,永遠帶著不忘。一轉頭,他卻不見了。

這並非在意料之中,但我仍然理解似的默默承受,獨自一人站在原地,悵然地想著他、我們的事,周遭是一片荒涼枯萎的顏色。

或許這樣,是最好的告別。是他最深的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