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March, 2013

「原來只是一場夢啊!」

睡了十二個小時, 室溫與棉被厚度難得完美的契合,只好一直往虛幻的世界深陷,把自己往柔軟的無知裡埋。陽光會帶我回來。

其實我認為洗澡吃飯睡覺都是浪費時間的例行公事;可是從事物的捕食與消化中抽離,把自己放到這些生活上的無法省略的慣例中卻有益身心。如果一日能加贈幾個小時來做這些事就好了,但不可能,也不行。那些無所事事的人會閒得發瘋。洗澡吃飯睡覺,乾淨了飽了醒了,一日才走過一半,該如何呢。

今天睡得太長,原因之一,是我作夢了。一個熟悉的夢,如老朋友來訪,捨不得道別。

「作夢」是睡眠最迷人之處;即使今天第一個夢是被疆屍追殺,我毫無反轉情勢得以倖存的能力,除非奇蹟降臨。幸而在被咬血肉模糊面目全非前我就清醒了,在一秒間。只受第一個傷。只受第一個傷,心就跳動得如此激烈,是深夜一片漆黑寂靜中最響亮的生物。

能依自身意志退出夢境回到現實中,就如電腦遊戲,這關過不了,那就按返回鍵回到目錄,重新開始,或走其他路。我們都有選擇的自由,夢也不該行使強制的暴力。

這個夢,像連續劇般不定時的出現,男主角每次出現都延續著上次與我的劇情發展和情感強度,詭異的是,他總以一個朋友的形象現身。過去我會不小心將夢中的情感投射至現實中,這樣的混亂讓現實認知產生混沌困惑,尤其在對夢過度解讀時;是冥冥之中的感應,還是自身無法滲透的感覺意識在傾訴釋放?現在,我明白那只是夢中鬼魅選擇示我的形象,與現實毫無關聯。 夢帶領你經歷一個可能或不可能的世界,清甜美好或悲慘駭人,可以是神秘的寓言,也可能無恥的謊言。木心:「幸虧夢境的你不是你  我也畢竟不是我」,就是最佳解鑰。

然而,一個腫脹的困惑被刺破消滅了,新的又接著冒出來。究竟夢是怎麼辦到延續上個夢的濃度呢?

要是我認識解夢專家就好了。

昨天看了《史達林的秘密醫生與他的情人》,最後,男人在歷經愛人(假性)背叛與嚴刑拷打的折磨後,魂魄飛也似的帶著滿身傷輕飄飄走上樓,回到那個安全又危險、甜蜜也苦澀的家中。離家的愛人出乎意料的在家等他,並向他誠摯地告白說一生只愛他一個男人,只有他一個男人。男人把這些話慢慢地聽進去,眼神才漸漸聚焦,恍然大悟地輕嘆:「原來只是一場夢啊!」這幕震撼著我。

原來只是一場夢啊!

有時候我懷疑究竟哪個是夢,哪個才是真實。夢包裹在真實之中,真實裡也有夢的蹤跡。如果一直這麼夢下去, 夢會不會成為現實?會,但那時,現實就成了不可理喻的世界。在夢裡作夢是危險的,更無法捉摸的虛幻,醒來你還是在夢,你還是在升空、被追殺,得到一個深切的擁抱又給你一個響亮的巴掌。一旦清醒,所有的真實都幻滅化為烏有,只有嘴角枕邊乾臭的唾沫忠實屬於你,作為你「生」的證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