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October, 2012

秋意正濃

秋老虎走了以後,幾乎連日的陰雨天,外頭老是灰濛濛的一片,百葉窗轉開不轉開,差別也不大;若是加映了細雨綿綿的濕亮,雖沒打算出門,也頓時覺得受困,由內向外的不自由讓人沮喪失意,身體昏沉沉,思路濁滯,像一直沒睡飽過。

大自然於季節中的變換就爽朗多了;在微量日光下,在過剩的水氣下,仍然美麗,充滿迷人詩意。萎靡是有跡可尋的,如美好堅強的老化,留下來的是那抹濃而柔的微笑。以穩當的步伐漸漸退場睡去;而非隔夜的不告而別,令人措手不及,驚愕心碎。

一路上的綠可見秋的蹤跡,它夾在風中,對著樹吹,便把它染得一頭紅,從清新平和的綠成了熱烈前衛的紅。你才再次意識到每日擦身而過的那個樸素女孩兒竟也有如此豔麗的一面,而它不刻意的招搖既低調也高調,讓人更想與它接近;然而那樣的紅卻像是會把人燙著似的,目中無人的濃烈,以血與肉燃燒著,走火入魔的神聖。我只能拾回一片墜地冷卻的火星子,趁它還有些鮮活的熱度及早冰封於書頁中,讓愛與知識將它成為永恆之焰。
因體質的差異,有些樹葉無法成紅焰,只能將夏日最後的熱再迴光返照映在身上,作為結束的告別與想念的起點。當秋風經過這些葉子,只是輕柔的碰撞,夏日的太陽就一顆一顆地墜落,聲音很輕很輕,一不小心就會夾雜在呼吸裡錯過;紙張般的輕盈,卻也纍纍如鐵塊那般沉重,拉不得管不住。滿地碎裂的陽光舖展成一張傭懶倦意,誰來誰去毫不在乎,路人腳風粗魯地推搡著踐踏過,這些碎片便像浪一樣裂成兩半,或拍打著彼此再融合在一起,發出餅乾好吃的「卡茲卡茲」聲。堆積得愈來愈厚,光卻愈來愈弱;最後,在冬來臨前,漸乾枯化為泥,好像夏從來沒過。
Kai說落葉間有許多會咬人的蟲子,千萬別刻意去卡茲討罪受。
除了多事的葉子,路上也出現粟子!滾落於路邊猶如棕色寶石亮眼新鮮,在路上的就不小心被慢跑者或嬰兒推車或只注意前方的路人給踩扁,裂成兩半,一分為二的殼暴露於日光與雨水中的剖析,內裡萎縮,像老公公老婆婆的爬滿時間的皮膚。Kai說他上幼稚園時老師會帶著他們去收集粟子,再拿來用牙籤刻畫成為作品展示,於是開始念舊地撿拾地上完整嶄新的粟子,說是要為孩子──才十三個月大,連吃飯上廁所都還無法自理──收集;我們便沿途搜尋撿拾著這些可用的粟子,像是為了過冬的松鼠(所以我們算是在搶牠們的食物嗎?)。有些幸運降落於灌木叢上卡在上頭,若不是被我們撿走,至少還可以不用面臨被踩扁的痛苦折磨。
結了無數紅紅小果子的灌木叢上搜找粟子的蹤跡。
拾撿到忘我而完全不顧腦後的小孩是不是會跳出來飛走(最好是飛走!)。
市中心外側馬路兩旁的人行道極為廣闊,所以也同時是自行車的過道,這條路上栽種了許多友善的好樹,炎炎夏日漫步於此可稍放慢腳步感受夏日的活力與顏色,暫時不用去想被烤焦的煩擾;如今秋日接手掌管萬物,這些行道樹也光榮地功成身退,把這些用心長好的繁茂葉子漸漸褪去,一天一些,直到身上再上沒有任何一片牽掛,毫無煩惱地去退休養老。

由於成群的樹一起揮灑青春,風一吹起,繁葉就如雨一樣的狂下,有些詩情畫意的美,Kai突然轉過頭說:「你不覺得這樣很浪漫嗎?」但我覺得很哀傷。這股強烈的秋意令人哀傷;冰淇淋舖再四天就結束今年的營業令人哀傷;這些落傷不顧一切的掉,讓我想起之前產後掉髮問題時的記憶猶新,也令人哀傷。
於樹與樹間的空隙隨隨便便就織起堅實強大網絡維生的蜘蛛,風吹不倒。
網上沾黏了些什麼。
楓葉的形狀像獸的腳印,四處印記著生命。
拾一片帶回和我一起死。
有些植物則以它們的方式繼續奔放活力,結滿了成熟的果實等待被摘取,或受地心引力的吸引砸在新牛頓的頭殼上。總覺得遇見的這些植物就算長滿了豐碩的纍纍果實也只是謹守自己的本份與責任在其體制內生存著,「喏,我開花結果囉,要摘不摘隨便你,可別說我辜負了你呀。」它們不管這些果實會走向什麼路,身為大自然一部份,受到大自然的滋養,就溫順地接受回饋,彼此包容寬待,不求回報,不斤斤計較。我期望我也能做到這樣。
不管是叫得出或叫不出名字的果實我總覺得它們看起來很酸,哈哈。
在馬路邊也毫不馬虎地蓬勃生長著。
大自然的傑作!
排隊成列的塑膠新娘在打烊的婚紗店裡看來好寂寥……
大圓圓裡長滿了無數的小圓圓,真可愛!
回家路上遇見了貓朋友,黃金焦糖牛奶色調的在我們附近散步,停留指給孩子看說「貓咪!喵……喵…」貓咪就友好地踱過來撒嬌讓我們摸摸。Kai最喜歡這種有著橘子色系長毛的毛茸茸貓,在遠處時他就注意到牠,惋惜著牠行走有困難;近看才知道原來Charlie(牠的小主人在一旁騎著在後輪接了兩個小輪子的腳踏車繞著圈喚著)的左後腿被截肢了!Kai心疼地說Charlie好可憐,只有三條腿,若是受到攻擊沒辦法跑。不知道Charile遭遇了什麼讓牠得把一條腿給鋸掉,但我一點也不覺得Charlie可憐,牠非常美麗,也非常勇敢,只有三條腿卻能把路走得那麼好,也不需要輪椅;牠步伐與眼神散發的自信比許多四肢健全的貓咪還要晶亮香甜。希望以後能常遇見Charlie!附近的貓朋友大多非常害羞,稍微靠近一點就像看到鬼一樣咻地不見,躲在遠處鬼鬼祟祟偷望著看你還想搞什麼鬼。(原來這是「躲貓貓」一詞的由來啊!)
Kai:「噢,牠肚子那裡的毛好軟!」
再見喲,Charlie!
顏色的轉換重組猶如孔雀開屏。
樓下的花一點也不嬌弱還盛開著,淡紫,強韌。
發紅的樹垂手可得啊。
收集了一堆也不拿,丟在嬰兒車下的籃子。
本日的免費卻美好的紀念品。

3 comments:

Stefanie Daisy said...

大自然真的是天生的畫家

Christiane said...

你的獨照表情完全跟Iis一模一樣
三腳貓好漂亮 正義凜然 !

Caroline C. said...

to zitie (a.k.a. stef, haha):
大自然中凡事皆為天生:)

to chris:
Charlie真的很漂亮,優雅貓步拍起照來根本看不出有殘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