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October, 2012

簽名

昨晚心血來潮拿出廢紙和原子筆開始練習自己的簽名,無表情的空白讓藍色的流線圓弧勾勒給佔領,而這些線條代表的都是我,我,我,我,這裡是我,那裡是我,全被我佔領。(然而比不過asos那又粗又黑的正氣凜然的存在,好像上帝造物時它就在那裡了。)在奧地利住了約四年直到現在才又想起得好好面對「簽名」這東西。 

從小到大,光是數不盡的考試卷與練習簿封面,自己的名字不知寫了幾千遍。名字在筆尖下,該往哪走,哪該拐彎,怎麼撇,點該降落於哪個座標點才順眼,最後該長成什麼模樣,都是再也熟悉不過的直覺動作。來到西方世界,代表著自己身份符號的方塊形名字不再被提起,取而代之的是以其用漢語拼音改造的字母,唸法讀音也因此變形。我還是我;我也變成了另一個我。過去「簽名」一如點頭微笑般的社交回應動作,在不同的世界就得以另一個形式呈現;原有的再也不適用,得重新開始,重新習慣。

在台灣,名人因常需簽名留念,簽上名的同時也灑下了巨星的微光在那頁紙張上,歪七扭八,靜靜地熠熠生輝,是他/她以文字的形式再現,所以得讓它個性化,有獨特的模樣,讓人一眼就能識出那個符號是他/她,即使用盡所有眼力與所有抽象具體的相關知識,也看不出那個把四十二劃簡化為兩三劃的名字究竟是哪幾個字的鬼畫符,總之,個性化為重。一般老百姓的簽名則以能夠識別為重,否則得面臨被否定重簽的命運。不管你的字跡是稚氣亦或龍飛鳳舞,捺得不到位勾得太圓潤,只要能讓人讀得出來它們是什麼就行。

在西方國呢,老外的名字加姓氏,一串長又長;人長得比較高大,名字也跟著拉長。ABC一個挨著一個整齊站好,在紙上排了個小小的隊;老老實實寫起來,時間也在筆下流過,於是他們簽名時盡所能的用最快的速度,以書寫體呼嚕呼嚕地滑過去;有的甚至只簽姓與名的首字母,連起來根本像是隨便畫條線蛇,在展現於墨黑天空中的閃電能完整讓肉眼收入眼眶中之前,頭就已抬起,簽好了。什麼是什麼已經不再重要,白紙上留下的痕跡才是重點,個性化則是其次。每個人都可以在快遞、郵差或店員面前偷偷地幻想自己是偶像明星,優雅從容地接過來簽,無論是紙本或電子機,只要別忘情到多畫了「OOXX」或是甜滋滋的愛心就行。

之前我不改在台灣養成的習慣,本本份份地把名字中每個字母都簽上,就連連結號也沒忘。為了讓它像個「像樣點的簽名」,刻意寫得潦草些,但仍可一目了然讀出誰是誰;n不會有m的嫌疑,e也不會假冒成c,字首字尾間的那些也不會幻化為一條燙了大波浪的線。Kai笑我的簽名幼稚,可能對他而言和書上嚴正以待的印刷體毫無兩樣吧?可我也不管,就算我得花多兩三秒的時間去完成自己的簽名,也從沒在意過這件事。現在則因太愛網購,郵差快遞來訪的機會增加了,讓業務繁忙的運送大使多等上兩秒我都覺得不好意思,所以簽名簡化為只簽姓氏,啪,不到一秒就完成簽收,快得好像其實連頭都不必低下去。如此道地的簽名技術與成果,我非常滿意,那麼,也是時候來練個簽名了。

另外,新領的護照國藉上寫的是「TAIWAN」,讓這張塑膠卡頓時美麗得散發耀眼光芒,如此輕盈又如此美好。上一張寫的也是「TAIWAN」,只是申請填表格時被劃掉改寫,這次完全沒這個問題。這樣佔滿心的滿足與踏實,是無法言語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