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August, 2012

旅行序曲

這趟旅程的實現說來有些不可思議,因為Kai這嘴炮俠常常只是用嘴在辦事,「好啦,我會去弄」(如果不逼他可能下個月才會去弄;而這件事可能只是洗碗或洗衣服之類)、「從臺灣回來後我要換新工作!」(可能到退休也還沒換吧?)而「旅行」這件事他也開過無數次空頭支票了,所以我也總是聽聽就算了,並請他停止嘴炮的行為。

約莫在行前兩個月Kai就開始建築那些旅行綺麗美好的畫面:「我們可以去Nordsee(北海),去海邊玩!那裡很美,我一直想帶你去。說不定也可以找媽媽一起去。」然後眼前好像出現一大片碧藍金黃的海灘,有紅白相間的條紋大陽傘與一張張白色的躺椅,孩子堆沙堡,才華洋溢,女人們戴著遮掉半張臉的太陽眼鏡,身著五顏六色的比基尼,像行動肉粽閒來無事的走來晃去或躺著像死了一樣的在作日光浴,我的鼻子好像充滿了海水的鹹味,空氣也變得濕潤,耳邊也好像越來越多人在閒談著……如此閒適的日子似乎不會成真,離我非常的遙遠,但既然他提了,就表示有一線的希望;再提,且愈提愈多次,則更可累積為有力的反駁:可以假裝瀟灑的說「又在放屁了!」,或是憤懣地蹙眉斥「講了八百遍哪遍真的去了?」。

出發前三天,我問Kai我們究竟什麼時候要出發,要去哪裡,他一副無所謂的口氣說他不知道,車票旅館也都還沒訂,說是我沒確定告訴他我們要去哪裡(然後繼續關心他的臉書)。說到這兒,也許有人會問,原本的Nordsee為什麼會變成慕尼黑(München)呢?因為我對海洋沒有渴切的嚮往,畢竟我是個對日曬毫無興趣的人;而這趟旅行如此難得,我來到歐洲三年才終於盼到一個「真正的」旅行(只去蘇黎世(Zürich)市中當天來回不算),當然要去一些有歷史文化的城市看看才能一了心願。才不要一回來就悔不當初的覺得這趟旅行又是詐騙,毫無收穫。

一開始我當然提議「巴黎」,是海明威與許多作家藝術家的愛,也是我多年來夢寐以求的城市。只因為讀了一本關於法國的書,我浪漫地認為自己上輩子是巴黎人;高傲外表其實裝著一顆熱情的心,對男女關係的看法與生活的態度等等,竟與自己如此吻合!我在心底暗自決定要認真賺錢,以後要到巴黎生活(如果賺得太慢那只好去那裡養老了);我試著去學習法語,買了好幾本法語學習書要自習,甚至還買了一本非常厚重的二手字典,讓以後自己有了一定的法語能力後能認識更多字彙。誰能料到中途殺出個德國人!全歐洲中我最冷感的民族就是德國人;德國盛產些什麼,有什麼民族特性,甚至有什麼樣的歷史,當時我還真的毫不知情。

巴黎也許不如我想像中美好,地鐵惡臭與滿地狗屎的惡名早已就遠播到我耳裡,我對她的愛仍不減。我要自己去親眼去見她一面,不管她有多美好夢幻,不管她多令人失望。然而一開始規畫起旅行計畫時我才意識到「旅行」不是什麼輕鬆的事:要去哪裡?哪裡一定要去看看否則就不必說你去過巴黎?怎麼去?地鐵要怎麼搭?票價怎麼買才划算?吃什麼才不妄此行?住哪?食衣住行都成了問題,得認真好好做功課搜尋一番才行。然而不到三天的時間怎麼可能辦得出來?(好啦,我的動作比較慢)還有,我和Kai都不會說法語,要是迷路了該怎麼辦?

這些問題我只想親自經手解決,因為Kai根本對巴黎沒興趣,想也知道他不會作多大的努力,且平常問他哪個寫了德文但我看不懂的產品是什麼時,我要的答案是:「針對受損的乾燥頭髮作改善的洗髮精」,或是,「這個是深層修護保溼的身體乳液」,而不是,「這個是狗屁」這種既沒回答我問題又擅自為我下結論的爛答案,所以就算他到圖書館隨便借了本巴黎的旅遊書,也還是沒幫到我忙。這個時候通常也是想好好認真進修德語的時刻;如果德語夠好的話,生活就方便多了,光是書就不必從臺灣辛苦搬來或多花可能比書本身還要昂貴的運費讓博X來寄來。

因為以上的種種問題,我只好忍痛向站在我眼前與我拋眉眼勾引著的巴黎擦肩而過(巴黎突然化成一團白霧消失散去)。每當看見誰誰去巴黎玩總會讓我心中的不滿瞬間達到頂點;「欸欸欸,我住在歐洲欸!我離巴黎那麼近欸!」欸,這種痛,你懂嗎?但這次的錯過只能把傷暗自覆蓋好好照料;誰叫我手邊沒有巴黎的旅遊書!誰叫我平時沒積極關心蒐集關於巴黎的資訊!誰叫我還不會說法語!

「好,那我要去柏林和慕尼黑。」Kai馬上回「去慕尼黑就好,柏林太遠了。而且去柏林幹嘛?那裡很多罪犯又很髒。」就我所知,Kai沒有特別喜歡哪個大城市,而且愈聞名的他就愈要用「很多罪犯又很髒」作為拒絕的理由,但我就是想去有很多罪犯又很髒的大城市看看啊,而且,柏林欸!柏林離我那麼近!我去德國那麼多次竟然沒去過柏林!我想親眼去見見載負著許多血淚故事的柏林圍牆,而不是在高速公路上聽著鬼打牆的廣播,昏昏欲睡之際時突然從駕駛座傳來隨意一提的「那裡是東德與西德的交界,倒塌的柏林圍牆就在那裡」。

「不要,我就是要去柏林!」我非常堅持。「那不然去慕尼黑和維也納?」Kai突然丟出這個提議,我馬上就拒絕;其實在巴黎後與柏林慕尼黑前,還出現過倫敦,我真的很想到一個沒有德語的地方去,而且敦倫說英語,這個城市能讓我和Kai的語言能力在同一個座標上發展,且我們都有足夠的知識去使用它,倫敦也有許多有趣的東西,還有許多可以買(但食物就……);可最後也面臨了與巴黎同樣的問題(除了語言的隔閡)而作罷,所以之後我把重心擺在「德國」。

既然逃不出德語的世界,那就到德國吧,德國也有許多有趣的地方啊。奧地利對我而言則是除了維也納之外的城市都沒什麼亮點在招引著我;而我曾在初搬到奧地利時就因為簽證官要求而在維也納下降而停留過一夜,雖然也只是在市中心走走逛逛,但看過一眼後的魅力就打折了,所以我也無心往維也納走。

當時Kai決定旅程結束就順道往婆婆家去住幾晚,所以他說柏林離婆婆家和什麼又什麼的是一個在南一個在北,打定了就是不去柏林。沮喪之餘我只好抱著手邊僅有的兩本旅遊書──《德國》與《維也納.奧地利》(是命運的捉弄嗎)──好好研究一番。

維也納讀著讀著,就愈來愈把我吸過去,狠狠的不放開;「好,這次我要到維也納親見Gustav Klimt和Egon Schiele的畫作」,這個念頭堅定的在我的心裡頭滋長盛開到要爆炸。我喜歡他們的畫那麼久了,都在奧地利不看說得過去嗎。然後薩爾斯堡(Salzburg)也挺有趣的樣子,「我要去看莫札特的出生住所」。每當和人聊到我住在奧地利的哪,提問者若對奧地利有些認識,就會拿出薩爾斯堡作為辨別的指南,「是在薩爾斯堡的附近嗎?離薩爾斯堡多遠?」這些人通常是與古典樂有關,可能是太太或哪個朋友之前在薩爾斯堡學音樂。去了薩爾斯堡後,我不但可以確切的告訴對方我住的地方離薩爾斯堡有多遠,還可以和他聊聊有關薩爾斯堡的近況和他經歷過的薩爾斯堡。

「欸,那我們去慕尼黑、維也納和薩爾斯堡。」我斬釘截鐵地告訴Kai,他看了看地圖後說,「可以不要去維也納嗎?維也納離媽媽家很遠,離我們家也很遠,她就像是世界上的另一端。」當初提議說要去維也納的人現在又開始異論,我當然是不可能接受且兇狠的要他停止討價還價,一切就此定論。這樣無理的討價還價就算是真正的菜販也要立刻收攤不賣。

目的地確定後也沒有比較輕鬆,就如過關斬將般,現在要立刻賣力的去搜查要去目的地的哪裡,有沒有哪些是書上沒提到的,或是哪些早已與書上說的不相符,不復存在,還有最重要的是,旅館。

要找出好又便宜,在網路上有口碑的旅館好似大海撈針,尤其我們不是可以隨便睡,忍耐一下就算一夜的兩個大人,還有一個十一個月大的嬰兒隨行呢!什麼青年旅社根本不適合我們(Kai說把Iis丟給婆婆看顧,我們兩人去玩就好,我馬上反對。我沒法讓Iis在那哭得肝腸寸斷要找媽媽,就算累死我也要把他帶著。然後Kai馬上改口說他只是在考驗我……)。在千辛萬苦似乎永無止盡的搜尋,雙眼疲憊不堪之下,終於查到物美價廉的民宿。寫了email問,一夜後卻一直沒回,心急之下要Kai快播電話去問,結果已經有人預訂了……(而且莫名堅持以email回信告知)

這時候我實在是崩潰了,無法再忍受另一波的深層搜查,有些自暴自棄又生氣的要在一旁無所事事的Kai負責訂旅館,什麼都不想再管。在他找旅館之間當然又囉嗦的問個沒完沒了,「欸,你來看,你覺得這間怎樣?」「離火車站要不要很近?」「沒附早餐可以嗎?」雖然一再詢問我的意見是對我的尊重,但有時我真的很希望他能獨當一面自己作決定──作一個對彼此都好的聰明決定──可是這對Kai而言太難了,也許我的心思太難捉摸了;但我完全不想再插手任何事物,除了「有吹風機的」外,只丟給他一句「最豪華的,最豪華的」,一半是開玩笑;因為Kai不可能讓我住最豪華的,且就經濟上而言,太吃緊了;但另一半又期待它實現;如果能住豪華大飯店,那這個旅遊就如天堂般享受,是如假包換的「度假」。

連如此簡潔的要求也能再度牽引出囉嗦問題:「最豪華的?有哪間是豪華的?」鮮少住旅館的我哪知道什麼豪華大飯店哪!隨便丟出「希爾頓,你可以去贊助一下派瑞絲希爾頓」(其實派瑞絲希爾頓對自家企業也不是完全毫無貢獻,若非她的響亮大名,我怎麼會馬上想到希爾頓飯店?)後就快速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以免更多問題上身。

最後,終於飯店也訂好了,這段旅程才正式有了著落;在此之前,每夜我都向主祈求它的發生。感謝主!

而且我們真的會住希爾頓!

8 comments:

JO said...

我一直想去能看的到山的地方,就像薩爾斯堡!旅行這回事,我老公也不是很積極,所以通常都是我處理,他撿現成。

Caroline C. said...

我們家旁邊就是山,所以到薩爾斯堡我一點也沒想登高去看看 (而且嬰兒車戴著嬰兒還有一堆隨行物和水、零食,重死了)。在籌劃旅程時我才發現旅行社的重要性;計畫完成時激昂地想揪團請想去的一起跟,哈哈。

JO said...

也許哪天來揪個跨國媽媽寶貝旅遊團(?),感覺陣容會很可觀!

那麼如果妳想要水的話,別客氣,儘管往我們這邊跑!反正我們距離也不算遠嘛~

Caroline C. said...

光是想像近十個嬰兒同時歡的歡,哭的哭,我就旅遊不下去了,哈哈=P

其實我也考慮過瑞典,可是問題也與巴黎相同……而且我對瑞典更不認識,作功課的話會先累死。所以我決定要把歐洲的旅遊書都買好,有空拿出來讀讀,以後又有旅遊機會才不會如此手足無措。

你的blog怎麼都關了?很想虎妞欸。

JO said...

嬰兒的困難度真的比較高一點,不然我們再等等好了!(好像已經決定有要揪的感覺了哩!)

我的部落格昨天又『半開』了,登入密碼我去Iis的家告訴妳!

Silvery said...

因為喜歡讀法國文學所以很想去法國♥

Emily said...

KAI感覺好欠揍XD
結果希爾頓怎麼樣!!!

Caroline C. said...

to Silvery:
你喜歡哪本書呢?=)

to Emily:
哈哈哈他欠揍不是第一天的事啦。至於Hilton,以後會寫:)。 (但也寫太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