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July, 2012

堅澄

現在事情是這樣子的。你忿忿不平地跑去告訴老師班上的模範資優生H作弊,好成績都不是努力認真得來的,不勞而獲的榮譽是令人生氣且無法折服的。老師教導我們,培育我們,關愛我們,一定會站在正義的一方,給H一個令人心服口服的懲罰;道德論理上而言,是再也正常不過,是理所當然。

可老師竟然沒有給H任何教訓,還說義正嚴辭地說:「H平常孝敬父母,兄友弟恭,待人和氣,對師長有禮,作弊,人在所難免……」一副不想再追究也不計較的意思。又或許老師早已知道H作弊的事,也一直包庇著,今天你這麼的蹦出指正,好像根本是指著老師的鼻子指責他說:「為什麼你知道卻悶聲不吭,你這樣子公平嗎?」反而讓他反感不耐,反而認為你這人也太魯莽多事。

為尋求支持,伸張正義,你告訴了與你分享同一張桌子的同學;每周五日,每日約十小時的相處,一定最能了解你的思緒,一定能同仇敵愾,和自己同一鼻孔出氣,也許氣得捶牆翻桌也說不定。沒想到同學也一副你大驚小怪的樣子,主動替H說話,「欸,作弊有什麼大不了的,你沒作過弊嗎?」

這件事情漸漸的浮出檯面,H對於你不斷捅他簍子感到非常不悅,不甘示弱地向你正式向你宣戰,發表了些冠冕堂皇的言論,「其實我不是有意要作弊的,只是我剛好和老師用的是同一家出版公司的自修,裡面的評量相同,而我前一天正好做過所以知道答案。我真的不知道我們用的是一樣的評量,如果這樣子是作弊的話,那我很抱歉,以後絕不再犯。」金玉其表,敗絮其中。

人常只視聽自己所想望的── 一碗牛肉麵端來,大塊大塊的牛肉就浮在湯面上冒著白色的蒸氣,當你從心底確信裡面沒有牛肉,整碗麵翻來舀去了八百遍,真正的牛肉仍然會被視為「在湯裡的大塊深棕色的奇怪方形物」──不相信H作弊的人還是不相信,天塌下來仍認為他沒有瑕疵;因為H的言論而「知道」他作弊的,認為他情有可原,且由他的話聽來,他根本不算作弊嘛!真是為難他了,人喏……。要為他加油打氣,祈禱他心情不受影響,「你最棒了,最愛你,加油!」

作弊真的是如此嚴重的錯事嗎?也許對某些人而言,這真的無法原諒,還膽敢拿出來歌功頌德,實在可恥至極,得丟到十八層地獄好好拷打一番,油炸刀剮才可平息心中的怒氣;而對某些人而言,這完全沒什麼好拿出來討論的。作弊也是門工夫,你有本事能走捷徑達到目的地,鬼使神差般,獲得的成功當然是應得的,只是這是種無法攤在陽光下讚揚的技倆;既然如此,那就轉向去欣賞他的豐功偉業好了。

我們共享著同一片天,呼吸著相同的空氣,滋長在心裡頭的那把尺長度卻不相同,道德與價值觀可以是悖道而馳的。

嘿,在你心灰意冷,搖搖頭聳著肩無力興嘆著「本末倒置呀!」的夜裡,我要傳遞給你一些我微薄的力量。我們要堅持自己的信仰,貫徹始終,用鷹一樣銳利的雙眼去審視周遭亂象;我們要保有原色,在色彩被沖刷成一片渾沌水色時,成為不受改變一眼就可辯識出的清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