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April, 2012

春日市集

上周末去了春日市集,適逢周末與陽光的加持,大家好似不約而同地在那裡聚集。公車也因為鼓勵大家去逛市集而免費,每站都有人擠上來。不似顏色的堆疊,每筆都讓色彩愈益濃烈深沉;這每一個人的堆疊都讓公車愈益笨重無望。每個上車下車,門口的人就得重新拆解再重組才能讓要下車的人解脫,要上車的人踏上這讓人無法動彈的移動堡壘。

免費搭乘公車只是個詭計,要進入市集可得買門票才行。裡面的東西又貴又不特別,難怪專搶便宜的土耳其人都沒出現。

我們都是晚睡晚起的人,需要比平均八小時更多的睡眠才足夠的體質,所以幾乎是空著肚子就趕著出門了。既然也沒什麼好逛的,就開始認真找吃的。一入場時,擦肩而過的人們幾乎在吃吃喝喝,紅白一層接一層,像是聖誕枴杖糖的冰棒、快和手臂同高的鮮豔色飲料;室內的食物裝在盤內就更精緻更五花八門了,炸豬排,馬鈴薯沙拉等等。大家坐滿一桌接一桌,排隊的人龍一直維持在一定的長度,前面的走了後面就又有人排上。如此盛況的用餐氣氛讓人的意志和雙腿一下子就軟化,一看上面黑板上的菜單和價錢,嚇得拔腿就跑。還是能拿在手上邊走邊吃的零食適合我們。究竟,一場商展的食品攤位所能獲得的利益有多驚人啊?

明明大家都在吃喝,但真要認真找熱食攤位時全都躲了起來。興高采烈的發現一攤,正要放鬆開始生出吃東西的胃口和心情時,一注意看賣的是什麼,啊,竟不合自己味口,只能失望掉頭,繼續向前行,走向那迢迢大道,艱辛搜尋下一攤不知藏在哪不知還有多遠的攤位。如此的煎熬重複上演了好幾回,最後Kai買了炒麵,我則是放棄,隨便買了熱狗吃。

炒麵非常受歡迎,明明也才一種口味,但客人絡繹不絕。因為受過國外中國餐廳的騙,看到外國人賣亞洲食物我總抱著懷疑與不信任的態度,即使炒麵的香味和熱氣陣陣撲鼻,我仍要Kai先買他自己的就好。

炒麵像電影裡的中國菜外賣一樣用梯型的紙盒盛著,附塑膠透明叉子食用。在大太陽下排了好久,站在一旁也買了炒麵的年輕人都吃完走了,Kai終於喜滋滋地端著一盒走來。如此得來不易的炒麵就在我眼前散發熱騰騰的香氣,我叉起兩條短麵,準備評審這盒炒麵的味道是不是難得的好口味。

唉,為什麼我那麼絕望的去吃它,它一點也沒挑起我的胃口?為什麼它明明聞起來那麼香,吃起來卻只是麵條的平淡乏味呢?而且摻雜了好多我一定會挑出來的那種增味的菜,像是蔥,腦子直覺地想找尋高麗菜的蹤影,胡亂在麵堆裡翻找,映入眼簾的全是「要挑出來」菜系;況且這裡根本就沒高麗菜,哪來的鬼蹤影。「欸,這裡全部你自己吃。」我懣懣地說了這句把麵遞給Kai,心死要去買熱狗吃。

熱狗。買炒麵前經過熱狗攤時Kai就問我要不要吃熱狗了。「什麼樣的『熱狗』?」在台灣長大,聽到「熱狗」第一竄到腦子的就是用牙籤直直地插一根粉紅色的肉條,外層再裹一層甜甜脆脆的粉炸成的零食,也可單指那個粉紅色的肉條,「大亨堡」也有人管它叫熱狗,誰知道他們賣的是哪種熱狗?「熱狗就是熱狗啦。」Kai一副我這問題愚蠢至極,忙吃他的炒麵(加了甜辣醬更令人感到心酸)。

啊,熱狗來了!我手上的熱狗是由一個長圓型的麵包,中間挖空一個洞塞根肉條的東西。是「大亨堡」的那種熱狗,但是用這種麵包還真是第一次見,那個型狀好像裝冷氣管的一個物件。「你幹嘛不說是這種熱狗啊!」「熱狗就長這樣有什麼好說的?」「抱歉,在台灣我們的熱狗有很多種。」「其他種都是狗屁。」吃著我的「正宗」熱狗,其實還不錯,尤其和炒麵相較下;但Kai一把熱狗買回來就嚷著:「他們的熱狗是我們平常超市買的那種!蕃茄醬也一樣!完全,一,模,一,樣!」害得我的熱狗也裹上一層霧狀淒涼,每口熱狗都在「滿好吃的呀」與「唉,和在家裡吃有什麼兩樣」兩種心情天地上下交雜。

每次看到誰穿傳統服飾都會覺得對方好像走錯時代或表演廳一樣突兀,情不自禁地偷偷盯著人家看。
人造室內草地之意。
這位小胖弟真是太會選位子休息了!就這麼依靠在那麼大的一張吊床上玩手機,毫不在意其他人目光。倒是我拍他還覺得不好意思,真是莫名其妙。
不知為何有一輛大卡車頭在這裡。
看到盛開的花便忍不住想拍,但一旁閒雜人等太多,氣氛和畫面都被破壞,只拍了這一張。
熱愛驚險遊戲的我看到這個大蜜蜂當然渾身蠢蠢欲動。一直嚷著:「欸,我們就帶著嬰兒車一起被吊上去啊」,但其實明知根本不可能。而自己單獨被吊上去或和陌生人同被吊在半空中,也許還共同歷經生死一瞬間,實在沒什麼樂趣。
室外的小攤有些用大型充氣商品來招攬客人,以免被一切的存在給徹底淹沒。有大鮮奶、大玉米,這個,是大養樂多嗎?
在室內乘風破浪。這一艘大遊艇停泊在此,如此突兀又如此豪氣;可是擺到滄滄大海中卻如此渺小銳利。
印上公司廣告的氫氣球,小孩子都搶著拿,我們為了我們的小小孩也湊熱鬧拿了一個。綁在嬰兒推車上風一吹來,氣球就往臉上打,或是霸道地擋住前方視線,真是自找麻煩。
鳥巢或蜂巢之類?總之看起來有種迷人的精緻奧妙性。
軟糖,軟糖,還是軟糖。歡迎來到軟糖王國!QQ精靈甜中帶酸,化身為各種不同姿態千方百計地來誘惑你。這樣琳瑯滿目、五顏六色的甜蜜就要讓人軟弱屈服,一看價錢,便又清醒過來;賣得比超市還貴。衝動,可載舟亦可覆舟。
回家前我決定說什麼也要買一串巧克力水果吃,不管它多貴,不管誰說它多令人失望。「那裡面包的都是又酸又爛的水果啦」,果然,掃興大王又開始了。記得前幾年在德國的聖誕市集吃過以白巧克力包裹的青蘋果,真是夢幻般的美味!它是實在的夢幻,只有在盛大的市集上才能見到這種型似糖葫蘆,但是以黑巧克力或白巧克力裹上外衣的水果棒。在這一再失望的一天,再多一百個失望我也沒損失,且機會難得,要把握。

「不管啦,我要吃!」也不記得有哪些水果,只把蘋果和草莓放在眼中,但光是兩種水果,再分別有淋上白巧克力和黑巧克力糖衣,一次就出現四種選擇。這次的難題沒太困擾我,我選了白巧克力草莓。白巧克力永遠不會失敗,且草莓易一顆顆塞入口中,不似蘋果還要張大嘴啃,麻煩又狼狽。

冷藏櫃前站的幾乎是少女,櫃後老闆似乎是一家人都出來幫忙,有老有少,每人都忙碌地接待客人。白巧克力草莓用一張方型白紙護著遞過來,我什麼也沒想,快咬一顆進口裡。太好吃了吧!巧克力甜度剛好,又有牛奶的香濃味,;草莓好鮮,又甜!雖不至於美味到讓人飄飄然,畢竟這一天夠折磨的了,但心情瞬間開朗許多。「買的人都是胖子」,掃興鬼仍不氣餒再補一槍。我心情大好,管它胖不胖,還以德報怨的分他一顆吃。(而眼前算得上胖子的才兩個人)

等回家的公車巧遇之前語言班的同學。因為我們座位相隔太遠,周遭擠了一堆人,我又疲憊得一句話也不想說,所以我們只向彼此打了聲招呼。這班公車並沒有經過她家,不知她要去哪,但她比我們提早下車。

她就這麼默默地下了車,眼也不抬,沒有向我道別,自顧自地往異途灑脫前進。我看著她在淡金色陽光裡遠去的背影叨唸著她的不告而別,心裡的某一塊在剝裂。

時間默默地讓某些感覺變質,我在其中但毫無所覺;待它搬上臺面時,一切已無法挽回。

除了白巧克力草莓外,市集另一個振奮人心,值回票價的就是時尚秀。

這場秀和我所認知的「時裝秀」非常不同,活力四射又性感。模特兒都超會跳舞,動作大氣,頓點有力,完全不怕把衣褲撐破;表情俏皮自然又魅惑挑逗,讓人恍如置身於誰的演唱會。這些性感妖精到底是模特兒還是舞者呀?

現場一首接一首的舞曲透過音響強而有力的播送,節奏在空中震撼、晃蕩、推擠、膨脹著,讓人想跳上臺去和他們一起跳(音浪太強不晃會被撞到地上)。音樂的力量強大得直搗人心。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