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October, 2013

● 深沉入睡並作了鮮活好夢,醒來,有些意猶未盡的悵然,但因睡得好精神充足感到滿意;即使夢的細節已流失,只剩下手中僅有的稀薄零碎片段;而一天以漂亮的姿態開展。此為目前最大的快樂。 

● 「人脈」這種事誰不知道就和下雨了要撐傘流鼻涕要拿衛生紙擦掉一樣有什麼好挑出來講的。一旦看見誰大談人脈的重要性就覺得噁心至極。你一講就馬上少了我這條脈,雖然我這條脈可有可無。但人算不如天算,你永遠不會知道。

● 一旦開始責怪他人,另一個自我便跳出為他說話開罪;必有情非得己的理由。我可以想出一百個理由推翻自己。我不斷推翻自己。和平仍是最後的得勝者。

● 一天所有的耐心就在一次又一次的縫紉失敗中消磨殆盡。

● 有時覺得為某些遭受偏見歧視的族群費心為他們的處境辯解,希望對方了解那些人與我們其實毫無差別也需要尊重,到最後卻感到無力至極。這些被鄙視排擠在外的人當中,有的根本不在乎自己身處惡臭爛泥之中,不想為自己的處境盡任何責任改善受壓迫的現況;我卻打破自己與他人的和平,認真為這群人爭論彷若己任,看來好似「別人吃麵我在喊燒」。我不知道這樣做究竟值不值得。 

你要覺醒,你要挺身捍衛自己。別人的支持與幫助只能成為你往前的力量,無法作出關鍵的改變。

● 近日閱讀的正好都是「很窮卻很美好的日子」的回憶。要把自己慢慢塑造為一個於物慾層面易知足的人。無法擁有在精神上是微微的尖刺;然而擁有了卻又是空間的佔據。我是不是值得擁有?我準備好擁有嗎?期望我能堅強地將伺機而動的衝動一巴掌甩開。

● 海明威:「一項愛好,無論好壞,在你放棄以後都會留下一種空虛感。假如是壞的愛好,這種空虛感就會自動彌合;若是有益的愛好,你只能找一項更能吸引你的愛好,這樣才能填補空虛。

跨越「空虛感」的侵襲。

● 永保一顆感謝的心面對一切,好事就會來。

● 這陣子特別喜歡重看已看過的愛片。它們有絕不讓我失望、不令我忿忿恨著(又)虛度人生兩小時的安全感,重溫遺忘或熟悉的情節的驚喜與感動也特別令人期待。

● 沒有期盼快遞郵差的連續早晨最大好處,可以毫無顧忌的睡,天塌下來也不怕。不必一臉恍惚線條模糊地與人打交道,偶爾鬧出困窘至極的笑話。

● 有個高瘦的快遞先生,深色髮長及肩,冷淡,從不主動打招呼道別,東西拿給我讓我簽完名便扭頭匆匆離去。有時太睏忘了與他道別他也就一聲不吭地下了樓,只剩下大門自行闔上「碰」的一響在樓梯間震盪;大部分的時候則是他早已迅速走到樓梯口,聽見我的道別時也應了一聲當作交代,頭也不回。起先覺得這樣挺好的,我不必太在意禮節是否兼顧妥當;後來我堅持主動向他打招呼道別,雖態度並不那麼熱絡;我不要讓他的冷淡影響到我,把我同化。這位快遞先生雖冷漠,但是個盡責的人,我不討厭他。

● 關於書寫的心有餘而力不足。無法排除萬難的去寫,只要感到疲倦便無法專注。

10 October, 2013

Lou Doillon at home

Lou Doillon at home in Paris
Ph: The Selby

07 October, 2013

沒有所謂的華麗的復出

因為人際關係、消費資訊、娛樂活動最新動態等線絡全交織在一塊兒,層層疊疊成為一張黏稠密麻的網,我們身為其中一部分,在十字的交叉之間,往東走向北拐,一不小心就會碰上認識的誰,網路外無法觸及、神秘迷人的誰。因此我們恨臉書,對它有諸多不滿,卻離不開它。一旦你有了臉書帳號,生活中能輕易使用網路,你就與臉書永遠牽扯不清。

大家都在說些什麼,自己好像也該說些什麼。不說話也至少要按讚,表示自己的關心在乎與友善。輕輕一點的手指運動,喀啦,意義卻比你以為的更加深遠。按讚如同眼神交會,一個人極其誇張大動作地扭動身體擠弄五官要引起你注意,你卻連看也不看他一眼,一個臭屁多多少少還能引起反應,那該有多傷人呢。

而臉書隱私的隱密性若有似無,再小心翼翼,在上面的任何活動都有被偷窺得知的可能。是的,也就是輕輕一點的手指運動,喀啦,「她喜歡那個女孩的新髮型」,「他按了『芝麻開門』讚(「『芝麻開門』是什麼?」)」,「他竟然按那張無聊的照片讚?」朋友名單或非朋友名單上的熟人、似熟非熟、半生不熟、完全不熟的陌生人都有滲透的機會。我想,臉書對「維持人際關係」的註解是,「不怕你關心,只怕你不關心」吧?總之,你不說話,但別忘了按讚。這個向上挺立的姆指頂出你仍安好活著的訊息;你只是有些冷淡或有點忙碌,沒有留下太多個字來描述表達自己。

於是我們在臉書上的活動已成了他人對自己身心狀態健康與否的參考指標。活動若多於平時的節奏律韻,可能有些煩人,但我們可以安心的忽略;而若活動低迷,心細的人則立即敏感察覺異狀,猶如微弱的心跳逃不出精確儀器的法眼,心裡馬上發出關切的警報:「他/她還好嗎?他/她怎麼了?」

前陣子因 Kai 住院我得獨力照顧孩子,全天候獨自面對孩子,所有再碎小的獨處時間都變得萬分珍貴,臉書的使用時間率先遭到刪減。我太過關心外界了,對自己的生活卻馬馬虎虎。又因不喜報憂,不希望引起擔心注意,也不想再從瑣碎稀有的時間中撥下任一片向大家交代病情進展,於是決心不出聲。我知道自己一開口必說此事,而這件事是當時生活的主要重大事件,忍也忍不久,如一個突發的癢。

萬事起頭難,開始時,我總有傾訴的慾望,在臉書上塗鴉已成習慣。因為時間寶貴,我甚至還怕回覆別人後可能引發情不自禁的小聊,時間又被瓜分;或是少按了誰的讚,對方以為我刻意忽略,所以壓抑限制自己想按讚或留言的衝動。奢求能做到一視同仁,公平的愛與恨,公平地被愛被恨。

每日一放鬆就會想著自己在臉書上的為難;要求達成後,又會默默計算著自己噤聲幾天了,再驚訝於自己其實才走了幾步,還以為已跨越了半山腰。約一周過去,卻也逐漸習慣了。

Kai 病情趨於穩定時,我準備好要向大家報告這件事,除此之外沒有更多,所有話的都繞著它摩擦打轉,脫不了干係。然而這件事我想周詳的描述記錄,再完整闡明;而非三語兩語輕淡帶過。它值得更多。

我的書寫如慢河,平緩的累積中,加上刻意沉默的淡出成半透明,我想出聲,卻驚覺自己無話可說,連一聲無意的輕咳都顯得太過洪亮刻意。我已習慣不去陳述自己,習慣與人疏離。這樣子對朋友是不公平的,但我告訴自己,在這樣狹路相逢的網路人際關係中,只要在網路上仍有一絲蹤跡,風就會吹動散播。而我也只能於心裡向可能在擔心的他們深深、深深的道歉,並祈禱他們別忘了我。

減少使用網路時間、從臉書脫離出來的這段沉寂中,我有更多的時間做那些堆置在一旁的大小事,好好去生活;把時間留給身體感覺,讓靈魂呼吸,花時間去思考,深切反省自己過去的所做所為。我期望自己更謹言慎行,不要把時間浪費在製造無謂空泛的話,撒網去譏諷或討好。我不要製造垃圾。我不要為想說而說。既然無話可說,那就什麼也別說,等到有話,再說。

我想念大家,想念可以順意表達關愛、試圖去理解別人的時候;但同時也對人與人的關係感到困惑虛幻,甚至偶爾會有一陣莫名失望剎那地密實籠罩。某些人的言詞膚淺愚蠢至極,就如過敏源令我無由地感到反感不適,痛苦不已。為什麼我們的價值觀如此天差地遠?曾經他吸引我之處在哪呢?我們會結識,彼此想法必不嚴重相悖,不是嗎?在這樣的憤懣之中,那些文字繼續嘈雜骯髒,令我無法忍受。我要躲起來,在一個不起眼的狹小角落看他自生自滅,看他被自己製造的狂言妄語給狠狠淹沒。我是否也做過同樣的事呢?那我什麼都不說,至少可避免自己步上相同後塵。

無論如何,我終究還是無法一直躲著逃避下去。刻意的藏匿背光,有違健康也顯得幼稚。雖然半蒸發了一些時日後,想出來現身揮手示意,卻覺得一逼沒事樣大剌剌晃出來有種莫名的疙瘩。也許我作贓心虛吧?還是自然一點好,人生夠辛苦了,至少在這一塊就別做共犯逼死自己。我要與世界和解,與自己和解。趁大家徹底習慣我缺席,把我忘得一乾二淨前,我於意外再度現身,穿透,旁觀,捉弄,自舞,如飄忽不散的鬼魅。

記得小時看電視,哪個藝人突如其然鄭重宣佈要退出歌壇,一旁的爸爸嗤之以鼻不以為意,冷冷說,「說要退出都是假的啦,最後還不都不甘寂寞又出來了」我沒有正式宣佈要退出也沒有不甘寂寞,但我要復出了!

06 October, 2013

zombie doll

Ali Michael and ? for Tank Magazine September 2013
Ph: Manuela Pavesi6

05 October, 2013

● 覺得自己的步伐像 T 臺男模。

 ● Poko Pang 上癮。 

● 仍會被其實不重要的人而影響情緒和心情,修養還要再加強。 

● 長了一顆高調大痘痘,無法不覺得走在路上大家都盯著它看,如青少年的自我幻想舞台(痘痘還真令人一瞬回到青少年扭捏的姿態。明明青春已不再)。Andy Warhol 說這種情形更該讓痘痘的存在凸出,讓全世界知道你長了一顆巨無霸痘痘,以免欲蓋彌彰。但我還是無法透徹這點,是謂心結。

 ● 即使自己很無聊,也還是會受不了他人的無聊。 

● 大採購後回家的公車上累得無心交談,沒有眼神交換。然而車上的每個人似乎心有靈犀似的,我們在一節移動的車箱共享一片溫馨的沉默。

 ● 最令人無言且馬上莫名火大的開場白:「你今天過得如何?」("How's your day?")以後絕對要避免對孩子說。如果他學我回「干你屁事」我完全可以理解並會心一笑。很多事總結就只是「干你屁事」。

 ● 愛 The Body Shop 新 Honeymania 還有 White Musk Smoky Rose 、White Musk Libertine 。新乳液或新沐浴精將令人不甚甘願花時間的洗潔時間轉化為幸福時光。

 ● 無心插柳看《The Tudors》看到第二季才愛上它。殉教者死前的壯烈與勇氣令我感動得掉淚流涕,情緒甚至太過差點要抽起噎來。

04 October, 2013

wn_tse

我們都有病
你知道嗎?

只是你還沒撞上讓你發作的
那個人在樓梯轉角的熱切眼神
那個永遠歡迎光臨的黑洞
啟示全身細胞靈感爆炸地搬如螞
那個發光長方體上的小四方圖
為你的得勝歡呼給你櫻桃鑽石


我們都有病
你知道嗎?
你得遇上
然後離開
重覆數次
潛藏的敗壞
才會被引爆
才會猖狂作亂

煮好的麵說出口的字
呼吐的氣擁抱的溫度
每件事都在過期
脆弱腐爛是常態
我們都有病只是
病的輕與重還有
直視忽視的自覺

03 October, 2013

little birdy

 unknown
Alain Delon, 1962 
Ph: Jack Garofalo
Ben Horsefield 
Ph: Jacob Lillis
Ph: Hedi Slima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