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February, 2017

生比死痛

「向往死亡----就是活下去的动力。」

「每个生命来的时候都是干净的,我很庆幸我的生命是被我亲手弄脏的。很多人的生命都是被别人弄脏的。」


「抑郁症就像坐车,我总是晕车,总是想吐,总是担心“终于有一天”我还是会出车祸的。」


「我选择继续相信并且留在我的崩溃里,我昨天还在崩溃,但是这是我最熟练的一种生存方式。」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给自己治病。一人分饰医生和病人两角,有时候医生给病人治病,有时候病人也给医生治病。彻底把生活过成了一所医院,每天只是流连在各个不同的病房里,外面的人进不来,自己也走不出去。」

「生命的确是一份珍贵的礼物,可是我时常觉得它好像送错了人。」 

「他们给我倒热水,给我披毯子,他们对我说没事,你是不是消极的电影看多了,悲伤的歌听多了,过几天就好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可能永远也好不了了。抑郁症会一直跟随我,就像我的一条狗。但是我从来没有用锁链栓着它,我真希望这条狗早点换个主人,或者去流浪。


或者让它早点死。」

--- "My Depression",  任航(1987- 2017 )

05 February, 2017

哭屁

嬰兒
不睡哭哭
太累哭哭
奶不喝哭哭
餓了哭哭
嚇著了哭哭
洗澡哭哭
不想躺著哭哭
玩具膩了哭哭
自己抓痛自己
哭哭 

塞奶
腫漲破皮
腰痠背痛
呵欠連連
精神衰弱
健忘禿頭
還沒時間刷牙洗臉的
是我
我才該哭哭

21 October, 2016

我還是會

我還是會讓時光嘩地流去
我還是會將雙唇閉緊
我還是會盯著眼前的虛無
冷眼看你痛哭流涕

我還是會讓雨淋
我還是會把熱咖啡一口灌下
我還是會關上燈讓黑籠罩
摔破所有關於你的記憶

我還是會剪短長髮
我還是會點上蠟燭
我還是會喝光烈酒
在星月的窺視下將刀刺進

我還是會洩一室的光
我還是會彈完那一曲
我還是會寫下這一句

慢慢撕碎胸膛裡溫熱滑溜的心
當所有的對都是錯
當一切都看似笑話
當每雙眼都在責難

我還是會愛你
也還是要恨你

01 October, 2016

● 善於用文字經營自己的人,用文字魅惑他人愛他,用文字催眠自己是那個不是他的神。

● 文字與語言的意義再銳利精確,也仍會因彼此認知程度上的差異而成為完全不同的聲音風景。

話語由口中生出便馬上在空氣裡消散死去,我們有極大捕捉錯誤的可能。骨幹肌理分明的文字就較好嗎?你以為自己寫得夠清楚明白了,滴水不漏的將意圖傳達出去,但他就是不好好仔細讀,隨便捕風捉影便交差了事。

任何型式的「說」都是白搭。

從來就沒什麼好溝通的。如果你只聽你想聽的話,只讀你想讀的字。

不如和一塊叉燒聊,不爽還可以把它丟到嘴裡嚼爛吃掉而且不犯法。吞下肚,我們那麼近,哪還會有什麼嫌隙。

25 September, 2016

《崩潰》

「無庸置疑,所有的生命都是邁向崩潰的過程,只是那些充滿戲劇效果的打擊——那些冷不防由外界而來,或看似由外界而來的重大打擊——那些讓你銘記在心、訴諸怨懣,那些讓你在脆弱的時刻拿來向友人大吐苦水的打擊,並不會立即將其構成的影響全部顯現。還有一種源於自身內部的打擊——這類打擊非到為時已晚,非到你徹底暸解自己在某方面已殘破不全,是不會有所感覺的。第一類的破壞似乎來得快——第二類則會悄無聲息地降臨,卻讓你在一瞬之間恍然大悟。 

(⋯⋯)要評判是否具備第一流的智慧,就看心智中能否同時秉持兩種互相衝突的概念,而仍能正常運作。打個比方,人應該要能洞察事態已至絕境,卻仍決意要在絕處逢生、扭轉乾坤。(⋯⋯)」

 《崩潰》 —— Francis Scott Key Fitzgerald

29 May, 2016

前進/後退

● progressus ad originem : regressus ad fuurum
(向著本源前進:朝著未來後退)

progressus ad futurum : regressus ad orignem
(向著未來前進:朝著本源後退)

24 April, 2016

睡療法

她不在乎
是否誰在乎
夢中恍惚的聲音
喚醒擱淺的睡意

睡吧
把眠睡成玫瑰
盛放
夢織成田
收割

月亮輕柔地閃耀
太陽也躲到層疊的雲後
只願你能睡入香甜
到夢中找到尚存的寓言

昨天今天明天
後天大後天下個月
睜開眼是何時
你會在哪
不管
都不管

睡會
接住你
包覆你
安慰你

用夢
縫補現實的罅隙
施予魔幻的探奇